•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在咱大荔,有种鸟儿叫 “算黄算收” 人们便开始收麦

时间:2017/6/28 17:01:10   作者:编辑部   来源:同州网   阅读:543   评论:0
内容摘要: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在同州府(即大荔县)渭北平原,有一位七十多岁的黄老汉。他靠种地过日子,一年到头,披星星,戴月亮,比太阳起得早,比嫦娥睡得迟,黑水汗流地忙碌着。不过,麦子种的不少,收的不多。为什么呢?不是他人不勤快,也不是土地贫瘠不长,更不是老天不作美。那到底是怎么搞的?只因为他不知麦子在成熟季节里的准确收割日子。人常...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在同州府(即大荔县)渭北平原,有一位七十多岁的黄老汉。他靠种地过日子,一年到头,披星星,戴月亮,比太阳起得早,比嫦娥睡得迟,黑水汗流地忙碌着。不过,麦子种的不少,收的不多。为什么呢?不是他人不勤快,也不是土地贫瘠不长,更不是老天不作美。那到底是怎么搞的?只因为他不知麦子在成熟季节里的准确收割日子。人常说:“龙口夺食”。收麦是早一天不行,晚一天也不行。收的早,麦子浆没有灌饱,麦粒干瘪瘪的,磨起面来,麸子多,白面少。收的晚,麦壳儿一炸,圆咕噜噜的粒儿弹到地里,你就有天大的本事,也收不回来了。黄老汉年年种麦,年年歉收,好不愁煞人也。

可黄老汉是个有心人,便细心琢磨麦子在收割季节的准确日子了。经他年年观察,终于摸出道道来。一夜南风起,麦子黄了。那块地里先黄,就先开镰,不能按人老几辈传下的经验,等阳坡阴坡的都熟透了才收割,更不能先收阴坡的庄稼。老汉是熟一片割一片,一碾场过秤,嘿,得了个好收成。黄老汉摸出了这个好门道,便想把它一传十、十传百地传给大家。他便把门一锁,山上山下地四处奔波游说。

说也怪,方圆百十里的人家收麦子,都和先前老汉一个样子的做法。眼睁睁到手的粮食,就是收不到仓库,吃不到嘴里。老汉站在阳坡的高处,望着黄灿灿的麦浪,耳听迎风麦粒儿沙沙地往下直落,好不心焦。他急红了眼睛,急涨了脑袋,不住声地大喊起来:“乡亲们那,大伙儿听我说啊,麦子熟了,要算黄算割啊,算黄算割啊。”人们听了只是摇头笑笑说:“好他大叔呢,着什么急?阳坡的麦子弹到地里一半才能收割呢,这可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规矩啊。”

黄老汉眼看着满坡的庄稼任风儿吹落,心急火燎,五内俱焚。他头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脚踏滚烫的土地,满世界地跑。他顾不上吃,顾不上喝,劝着喊着,没有人理会。他后来嗓子喊哑了,眼睛急出了血,真恨不得自己生出两只翅膀来,飞遍川原山岭,叫遍千家万户,让人们再不要耽误农时,赶快算黄算割。还是没有人听他的话,终于黄老汉累死在山坡上了。

黄老汉死后,其心不死。那心儿吸大地之精气,承上苍之雨露,一股灵气儿出窍,刹那间变成一只美丽的鸟儿,飞翔在高空。鸟儿仍然是喋喋不休地叫喊不绝:“算黄算收,算黄算收……”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生活在同州府的人们终于被这鸟儿感动了,每年到了麦收季节,只要这鸟儿一叫,便开镰收割了。这鸟儿也特准时,每到麦收季节就展翅高飞,叫得特欢。你看看它,高昂着头,掠风剪云,飞遍山南山北,不停地叫着:“算黄算收,算黄算收……”

古往今来,人们为了纪念那位大公无私,坚持真理,不屈不挠,为民牺牲的黄老汉,就把这鸟儿叫:算黄算收。有种鸟儿叫:算黄算收。


标签:有种 鸟儿 人们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