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大荔新闻

西外蒲公英实践服务团完成大荔“同州三绝”的调研活动

时间:2017/7/26 7:53:43   作者:宋琳   来源:西安外国语大学   阅读:232   评论:0
内容摘要:为寻求“一带一路”沿线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之下的保护与传承方案,西安外国语大学商学院蒲公英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服务团于7月12日前往渭南市大荔县开展以渭南市大荔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同州三绝”(大荔面花、朝邑剪纸、同朝皮影)的传承与保护为主题的调研活动,自7月13起,调研小组一行人依次前往大荔县冯村、段...

为寻求“一带一路”沿线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之下的保护与传承方案,西安外国语大学商学院蒲公英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服务团于712前往渭南市大荔县开展以渭南市大荔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同州三绝”(大荔面花、朝邑剪纸、同朝皮影)的传承与保护为主题的调研活动,自713起,调研小组一行人依次前往大荔县冯村、段家寨、花城车站、育红村、雷寨村、杨家庄、沙底村等诸多村落,以及新型旅游风景区同州里和大荔县文化馆,寻找并采访当地精于“同州三绝”的民间传承人,力求真实地反映“同州三绝”的传承现状,寻求“同州三绝”的商业化价值,为传承与保护决策提供真实可靠的数据支撑和市场竞争保护措施。

通过调研,调研小组了解到,自2015年大荔县“同州三绝”被列入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其处境大体并无变化且现状不容乐观。在调研中所得的数据显示,随着科技的发展、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及越来越多新事物的冲击,即使在大荔县当地,50岁以下的群众对此知之甚少,在青少年的人群中,基本对“同州三绝”一无所知。50以上的人群中,虽然很多人明晓“同州三绝”其中一个或者几个,甚至自己精通制作,但往往本人对于传统手艺的保护和传承并没有很强烈的意识,更有甚者认为“同州三绝”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鲜少有人表示会去主动学习和传承“同住三绝”;另一方面,50岁以上的手艺人往往因为年龄过大,无法继续培育学徒。面对这一情况,大荔县政府和文化馆为非遗的保护和传承做出很多努力,包括开设培训班、举办相关比赛、举办公益展览、通过媒体宣传、发放“非遗”传承人补助金以及开设传习所,但是影响范围过于狭窄,所举办的活动许多最基层的手艺人知之甚少,仅极少数相关人士了解详情,群众参与度不高。同时由于受制度、权限、资金、技术手段等的限制,采取的保护形式往往比较单一,只关注到某一方面的工作,或录像,或录音,或笔录,或发证书,或出资鼓励等,没有提出系统的传承与保护方案。而对于如何培养传承人才、拓宽传承途径、优化传承效果等方面,还缺少多元化思考,更缺乏构建全方位、多渠道、立体型的保护模式。同时,由于“同州三绝”被发掘的商业价值有限,无法维持手艺人的日常花销,很多技艺精湛的老艺人迫于生计,无力专注“同州三绝”的传承与保护事业,甚至放弃毕生热爱的这项传统民俗文化,投身于农业或者商业。基于种种原因,传统手艺的民间市场逐渐冷淡,民间艺人日趋减少,传承结构上出现严重断层的现象,“同州三绝”已经逐渐消失在基层群众的眼中。

漫漫非遗路,悠悠传承情。即使“同州三绝”的生存现状极为严峻,仍有少数人坚守在热爱的事业上,以在沙底村开设公司的段家班和朝邑镇洞北村省级非遗传承人王小侠为例。由于带有百年传承的光环,段家班人的表演大多是以中国传统的艺术者身份,被政府或国家派往大型活动场所进行演出,曾在1999年应邀到德国巡回演出先后出访德国,参加德国萨尔州首府萨尔布吕肯市建市1000周年“中国文化周”演出活动,并访问卢森堡、比利时、意大利、荷兰等国。2010年参加上海世博园的演出和全国等地的文化交流演出,所到之处受到各路媒体的关注和高度评价,为对外文化交流做出巨大贡献。然而平时每月的演出仅有2~3场,所以段家班主要业务是将皮影作为商品进行代销,其收入远大于表演,且不需耗费太多的人力成本。王小侠生在地主家,十来岁起学习剪纸,后一直坚持着对美术和剪纸的热爱,在洞北村和朝邑镇中心小学担任美术老师二十多年。退休后专职从事剪纸创作,曾多次前往上海、广东、宁夏等地一边创作一边售卖剪纸,受到当地民众的广泛欢迎和喜爱,个人收入也相当可观。后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其子将其剪纸作品上传到网络上引起众多媒体的关注和热议。2014年春节前夕,在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慰问演出时著名节目主持人朱迅专门采访过她,她的大型剪纸作品——《我们的中国梦》登上了中央电视台《东南西北闹新春》的大荔分会场,让朝邑剪纸走向全国舞台,从此王小侠老人也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朝邑剪纸的一个代名词。

此外,在低年龄段人群里,以在33岁肖蔚的为例,他从事皮影制作行业十余年,在大荔华阴一带小有名气,经常收到各方邀请举办皮影展览,为高校举办皮影专题讲座,而自己在工作的同时创作了很多较为具有个人风格的代表作品,包括一副巨幅《关公》《天道酬勤》《牡丹》等,在其工作室所陈列的作品《关公》下标价人民币5600。除此之外,他在创作形式上首创“现代人物皮影”——即用“推皮走刀法”将现代人物轮廓雕刻成皮影,成品还原度极高。同时,其工作室首次将皮影制作向大众开放,开设皮影制作DIV体验,让更多的游客能够接触到皮影,接触到传统文化。所以,我们能看到“同州三绝”可挖掘的潜在的可商业化价值巨大,若加以开发,在竞争市场的前提下“同州三绝”将很有可能脱离政府的扶持,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迄今为止,中国大大小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达90万之多,多数非物质文化遗产分布在城镇、乡村的一些经济相对不发达的地域,像“同州三绝”一样与经济亟待发展现状格格不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在少数。然而非物质文化遗产往往凝聚着民族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内核和精髓,是民族精神的依托和呈现,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根本点和出发点在于还原民族文化的独特性和原生性。在大数据时代的背景下展开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途径的研究,其目的也是立足于现实,借助于网络和多媒体技术,充分发挥大数据的无限功能,探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效途径和措施,使我们在传承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过程中,能够更加关注民族文化的根基,维护民族文化的生态环境,使民族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最大限度地保持民族的特色和印迹。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