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全党动员 全民参与 奋力夺取扶贫攻坚的全面胜利

清新散文

清明回忆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

时间:2018/4/3 21:39:02   作者:贾俊芳   来源:同州网   阅读:420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年一度的清明节马上就要到了,不免勾起对父母的思念,因父母去世早,所以想的最多的是儿时的故事。紡线(一)儿时的农村是贫苦的,但是留给我的记忆是甜蜜的,吃的粗茶淡饭,穿的是妈妈亲手缝织的粗布衣,每每逢年过节,才可以穿到的,别提那时在伙伴们面前的那个美了。哪个时候,家里都穷,没钱给大人和孩子买洋布(指市场上机器织的花布),...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马上就要到了,不免勾起对父母的思念,因父母去世早,所以想的最多的是儿时的故事。

紡线(一)

    儿时的农村是贫苦的,但是留给我的记忆是甜蜜的,吃的粗茶淡饭,穿的是妈妈亲手缝织的粗布衣,每每逢年过节,才可以穿到的,别提那时在伙伴们面前的那个美了。

哪个时候,家里都穷,没钱给大人和孩子买洋布(指市场上机器织的花布),家里的妇女都要会做女工,紡线织布,看谁的花样漂亮。当时妈妈是个巧媳妇,能紡能织,不但织的花样多还漂亮。妈妈白天织布,夜晚紡线,而且有灯没有灯都可以紡。坐在土炕上纺线,方便累了顺势往被窝里一趟休息。我小时候是在妈妈嗡嗡的紡线声中熟睡的,常常睡醒一觉看到妈妈还辛苦在紡线,就喊妈妈,快休息吧。妈妈总是温和的说“丫头乖,你快睡去吧,我在紡一会。”妈妈这样哄我,可是却每次都睡得好晚好晚。第二天还要去上工干农活,别提多辛酸。

那年,我刚过7岁吧,妈妈就开始对我说,“女娃要学会做女工,不然长大了别想嫁出去,没人要不会干女工的女子,你也长大了,该学着纺棉花了。”好吧,妈妈下令学,咱就学呗。紡线是个技术活,掌握不好要不抽不出线,要不抽出来的粗细不匀,我学了好几天终于掌握了要领,慢慢紡得又细又好,妈妈满意地笑了。我开始了每天帮妈妈紡线。没有多久,人家孩子都开始上学了,妈妈被我家一亲戚李效法李校长劝说也送我进了校门。因我来的晚,都7岁多了,也就没有让我上幼儿园,直接上的一年级。过去幼儿园也就一年,不像现在的大中小三年的。

学校的新生活是新鲜的,我开始喜欢这个新环境,每天刻苦学习,也常得到老师夸奖。可惜过去一个农村小学也就那个两个老师,我家亲戚李老师和另一个女老师。俩老师要教到五年级。几个年纪就那么两间茅草房教室。孩子们一个年纪坐一排,老师轮流给孩子们讲课,讲到的年级孩子们好好听讲,讲不到的用心做老师布置的作业。每天的学习紧张而快乐。每天都是背着书包一蹦一跳的去上学放学。晚上回家,妈妈有任务的,先紡一个大穗子再去玩。不情愿也得听话,紡呀紡呀,盼望早些紡好一个大穗子后就能出去玩了。一开始还很乖,时间一长老实不住了。别的孩子都玩去了,老让人家紡线,心里憋屈,就偷的把捻子望炕洞里一放,然后开心地出去找伙伴玩去。可是回来妈妈铁青着脸开始训斥。铁证面前不得不老实交代。然后保证下次不再犯错。可没消停几天,玩性大发,又开始寻思,妈妈不让藏捻子,好,我不藏了,想别的法子对付妈妈。看着线篮里又大又圆的穗子心里有了主意。我把紡好的穗子重新按在锭子上,这下好了,没有紡多少,一个又大又圆的穗子完成了。任务完成了,我可以出去好好玩了。

一天二天妈妈没有注意,时间长了也就坏了。我得意的杰作让妈妈给发现了。回家就是一笤帚把。妈呀,好疼,赶紧给妈妈回话,我再不敢了。

一双尼龙袜(二)

记得12岁的春节吧,放完寒假,我依旧帮妈妈紡棉花,一天要纺56个大穗子,又细又好,妈妈直夸我,说,“丫头好好紡,到年底给你买双尼龙袜。”真的吗,我开心坏了,坐那乖乖的好好紡,长这么大了,我还没有穿过尼龙袜呢,心里能不开心?人家对门灵娃是独生子女,早几年都穿上了洋布新衣尼龙袜,别提在伙伴们面前哪个神气。今年也要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了,别提那个高兴。我熬夜提前完成了妈妈的任务。完了还帮妈妈手工缝制了她用三色线给我织的蓝红白花条粗布裤子。原本妈妈说她做的,急的想早些穿上新衣,12岁的我闹着妈妈要她教我自己缝,按照妈妈的指点,我缝好了第一件自己亲手缝的新花布裤子,上衣是妈妈染织的枣红小棉袄,一身新衣齐了。脚上还没有袜子。眼看再有二天就初夕了,妈妈答应说紡完任务给我买新袜子,还没有动静,我不干了,躺在土炕上给妈妈闹情绪。

父亲最爱我,忽然看到一天活蹦乱跳的我躺着不动弹,心里好奇,还以为我哪里不舒服,摸摸我的额头,“也不烧呀,这是咋啦?是肚子不舒服吗?”我不说话,委屈的泪水却忍不住流了下来。父亲忙心疼地说,“别哭,别哭,到底咋啦?”“妈妈早说,让我好好纺棉花,紡完了给我买新尼龙袜,可是我紡完了,妈妈却忘记了。”父亲脸上露出了笑容,“原来这样呀。好啦,别哭了,爸给你做好吃的,吃完带你去买。”

我开心地笑了。父亲做好了两张白面饼,笑着说,“这是你最爱吃的饼,快趁热吃了,和爸去商店。”

那是我吃的最香的一顿饭,父亲做的饼太好吃了。后来,自己做了好多次,也做不出父亲做的那个香味来。

吃完饭,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商店买了双红花尼龙袜,我终于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穿上了一身新布衣,新袜袜,还有姐姐做的一双新布鞋,心里别提那个美,开心地过了一个幸福快乐的春节。

母亲与她的后娘(三)

母亲是独女,八岁的时候外婆就因病去世了,外公当时是一富裕家的少爷,没有过多长时间,又娶了新外婆。

母亲从亲娘去世后,就没有少受苦,好在母亲的外婆经常去照顾我的母亲,让她幼小的心灵有了些许的温暖。

母亲12岁的时候,得了一种怪病,腿一直溃烂,疼痛难忍。母亲的后娘嫌弃了,每天不给好脸色,给母亲在厢房的房门口垒了几个泥基(泥胚子,做土炕用的)让母亲离她们远些。大冬的天,寒风凛冽,母亲就睡在哪里。后来母亲的外婆来看她,好心疼,把妈妈接到她家,给妈妈找大夫,治好了妈妈的腿伤,留下妈妈在姥姥家长大。

母亲长大出嫁后,常回娘家去看望她的父亲和后娘,有时还会把外公外婆接来我家。做好吃的,好喝的,精心孝敬他们。过去农村逢年过节爱唱大戏,母亲总是拉着架子车拉着他们去看戏,买好吃的。

记得外公会唱好多戏。平时开心了,就会大声喊几嗓子,我不懂,只是傻傻的听些。母亲常让我听外公外婆的话,让我给外公外婆端饭倒茶,他们需要啥让我帮忙去办。

听母亲说她的后娘去世前有病,说她要来大荔投奔我的妈妈,(外公家原在澄城杨庄),急急忙忙中栽倒,病情加重,嘴里一直念叨着妈妈的名字,这个无儿无女的后娘,在人生最后一程,良心发现,想起她亏欠了善良的母亲。母亲是勤劳善良的化身,用爱温暖了所有的亲人。帮助过无数的乡邻,在村里留下了美誉。但凡提起母亲名讳,没有不夸赞的。

父亲病重(四)

这是我最不愿提起的人生最艰难的岁月,多年来每每想起,心如刀割。

夜即将黎明,一夜没有休息好的我,早已哭肿了双眼,写过许多思念父母的文字,可是这段伤疤我一直不愿提起。模糊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淌。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病倒可想而知家里变得窘迫。我的父亲不幸染上了脉管炎,当时医疗不发达,加上家里穷。可怜的父亲受尽了病痛的折磨,好好的一肉腿,一直疼,也曾在附近乡医院四处去看,都没有效果,家里穷,没有去过省城的大医院,到最后,帅气高大的父亲让病痛折磨的死去活来,一条好好的肉腿坏成了像火烧焦的一样,漆黑干硬。每天靠打度冷丁镇静剂过日子。父亲是个坚强帅气,脾气温和的硬汉子,一生勤劳,不但爱护自己的家人,年轻时还承担照顾他的弟弟姐姐妹妹,任劳任怨,从无半句怨言,我的记忆里父亲永远都是那样阳光帅气,干净利落。很少见到父亲有邋遢的一面。待人接物都是那样的彬彬有礼。在附近的一些乡村很有人缘。十里八乡逢年过节,都会杀猪过年,父亲因年轻时开的肉铺,不但是干农活的好把式,还会屠宰手艺,人又热心,所以大家都喜欢请他去帮忙。每每过年父亲都很忙碌,大家有求必应。就这样的一位好父亲,老天是不公平的,竟然让他饱受病痛的摧残。一直让父亲疼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现在想起心里犹如刀割,为啥当时就不知道去省医院给父亲截肢,可怜的父亲让您受尽了人间最残酷的疼痛折磨。对不起……

祭文诉思念,孤女哭断肠。清明,总会给人带来无限的情思。愿天堂的父母一切安好,孩儿想念您……

 

泪笔祭文

 贾俊芳

2018330

作者简介

贾俊芳,曾用笔名,网名寒弃,寒弃玉儿。陕西大荔人,系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三秦女子诗社社员。自幼酷爱文学,近年来有500余首拙作上10多家诗刊,报刊文字杂志。和十多家微信平台。偶也获得几次大奖。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