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高考从来不是一场告别

时间:2018/6/10 6:39:22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59   评论:0
内容摘要:高考,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大日子。好像必须说点什么了!只是临到今天再谈努力、方法、汗水好像有些迟了;汗水,也是该流的都流了,好像只剩下励志话题了。想再努力的,没时间了;能用的方法,都用过了其实并非如此。把时间拉长,可以看到高考的另一层意义,那就告别。向谁告别?当然不是你自己,因为高考更像你人生新起点。也不是父母,对于...

    高考,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大日子。好像必须说点什么了!
   只是临到今天再谈努力、方法、汗水好像有些迟了;汗水,也是该流的都流了,好像只剩下励志话题了。想再努力的,没时间了;能用的方法,都用过了
    其实并非如此。
    把时间拉长,可以看到高考的另一层意义,那就告别。
    向谁告别?
    当然不是你自己,因为高考更像你人生新起点。
    也不是父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你和父母的缘分还很长,像放出去的风筝,总会有收回来的一天——当然不排除扯断风筝线,化而为鸟,鹏程万里去了。
    对大部分人,高考,真正要和你说再见的,是你的老师们。
    那些你第一天到学校时候感到神圣不可侵犯的老师,那些看起来严厉无比但很快就“原形毕露”,显出有趣一面的老师;
    那些看起来弱不禁风,一上课嗓音却能掀翻房顶的老师;那些明明高大威猛,一跟你讲道理却比居委会大妈还婆婆妈妈的老师;
    那些看你成绩或者书写稍有进步就眉飞色舞像是自己中了头彩一样的老师,那些因你行为浮躁思想抛锚而痛心疾首甚至比你父母都着急的老师。
    那些为了让自卑的你打开心扉给你猛灌心灵鸡汤的老师,那些为了打通你的解题思路挖空心思变为戏精的老师——总之陪着你走过了一段浮躁和精彩的青春的老师们。
    有的老师,你敬若父母,有的老师,你却视同仇雠。这都无所谓了,高考一过泯恩仇。
    然后你的人生进入了另一种境界。
    如果幸运,你将离开家,耳边不再有父母的叮咛和老师的教导,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会觉得,无人掣肘的感觉真好啊。人们不再把你当作不懂事的小孩,你干得好,大家赞美你。你犯了错误,聪明者躲开你,蛮横者和你较劲,在你闯下祸事之前,没有人站出来真心提醒和指点你。至于你的自尊心,没人关注,更没人呵护——不知道要多久,你才发现,人们还是把你当成小孩。
      也许经历了一些挫折,你会想起来,哦,曾经还有父母、老师在乎你,父母因你之忧而忧,老师为你之愁而愁。即使批评你,他们也会在心里却斟酌词句,让最严厉的批评也裹上糖衣。
    哦,老师这么小心,也不全是因为你,还有一些别的原因。比如新闻上讲的,曾经有老师因为把某学生的学习情况发到了微信群里,结果家长跑到家里去要求老师道歉,因为公布了排名伤害了自尊心,老师无奈只得写了辞职信。事情传得全国皆知,。虽然最后得到妥善解决,但是这种事情,对所有太过于负责的老师,也是一个震动和警示。
    当然,你很幸运,你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你的老师很注意保护你的自尊心,从来不在群里公布学习情况,总是和你父母私聊学习情况。他怕你你自暴自弃,怕你过激反应,更怕你轻生……别说轻生的话,你就是掉一滴眼泪,父母和老师都会比你更揪心,以至于你最后都学会了偶尔把眼泪当成武器。
     眼泪,当然是一种武器,对付疼你爱你的人,特别有效。
    老师当然不怪你,孩子都会有这样的狡猾一面,这是老天赋予你的权力。
    只是这项权利总有一天会被老天收回。
    就是高考结束那天。高考一完,眼泪这项武器失效了。
    本来除了父母老师,一只都不会有人真心在意你的眼泪。父母不在身边,你的眼泪还能对付谁? 碎了一地的眼泪,在别人面前,也只是一堆玻璃心而已。父母和老师精心呵护了那么久的玻璃心,原来如此经不起碰撞。当你明白这一点后,你只能擦擦眼泪,收拾起玻璃心——你就这么开始成长起来。
     也许此时你开始理解老师了,包括你曾经视同仇雠的那位老师。于是某个阳光灿烂的教师节,你去看你的老师,老师真心高兴。你绝对的报喜不报忧,曾经你最恨的老师笑眯眯地拍着你的肩膀说,小伙子出息了。老师为你骄傲,你在某种情感的冲动下,你要求重新体验下当年的课堂。于是你坐到了教室背后,怀着复杂的心情,承受小孩子们奇怪的眼光。
       有小孩不听话的时候,老师和从前一样,瞪起眼睛,大声地用方言,你,给我站起来。你在某个调皮捣蛋鬼的身上发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那小家伙和老师杠上了,一脸的不服气,表情好像在说:“我没讲话,我没讲话,我没讲话,你冤枉我,你冤枉我,你冤枉我!”
    这不就是昨日重现吗?除了鬓角多了点白发,或者眼角多了些皱纹,老师还是那个老师,他的讲课风格还是和记忆中一样:一样的抑扬顿挫,一样的铿锵有力,也一样习惯性地夹杂着本土方言。无非就是从前老师只有黑板,现在有了更先进的多媒体,PPT。
    某一刻,你巴不得老师此时怒目而视的不是那个小孩,而是你。
    你也知道,那个被老师训斥的小孩,和你当年一样,以为这个老师太坏了,这个老师专门整自己。他甚至会和你一样,仇视老师——至少恨三年。 面对这一幕,你可能摇摇头,然后微微一笑。
     当然,也可能会情不自禁的泪眼朦胧。
    别担心有人看到,因为当年意气风发的老师眼镜儿度数又深了,你在最后一排擦眼泪的小动作他根本看不到。再说,老师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淘气鬼身上。他依然不会打学生,依然在最愤怒的时候想着保护小孩的自尊,他手里有那根一米长的教鞭,只是狠狠地打在课桌上。你想起来,老师以前就是这么对付自己的……
    下课铃终究要响,你终究要再次跟老师告别。
    高考结束,你和老师告别,现在你再次告别,只是彼时的狂喜早已不在。 那年夏天,你带着对老师的眷念或者恨意离开,心里只是想着,啊呀啊呀啊呀啊呀,终于可以无拘无束疯狂的看一次世界杯了。
    再次告别,你有点忧伤,但也获得了一种独特特的感受。你突然意识到,再次离开学校,是真的离开了。 校门外的阳光熟悉而陌生,你有种感觉。这种感觉就是——自己长大了!
    今后不再有人像老师这样小心翼翼地呵护你的自尊心,也不再有人不断地给你指出问题。以后的摸爬滚打,都只能靠你自己了。你明白了,老师对你来说,已经成了回忆,和你的未来毫无关系。
    实际上你搞错了,你的老师从未告别。 在高考那场告别仪式之后,你所有的好,包括善良、努力、汗水以及你将来的成就,已成为你老师永远的骄傲。在老师这里,高考不是一场告别。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