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致敬最美的大荔,最美的你!

文艺评论

缅怀父亲

时间:2012/6/24 22:07:24   作者:伞下有你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579   评论:0
内容摘要:今天,我的心情很沉重,因为父亲已经不在多年。在这个让很多父亲和孩子都快乐的日子里,我只能用文字缅怀他老人家,算是献给父亲的礼物,谢谢父亲的养育之恩。愿父亲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切安好,也愿他在天之灵保佑他的
  今天,我的心情很沉重,因为父亲已经不在多年。在这个让很多父亲和孩子都快乐的日子里,我只能用文字缅怀他老人家,算是献给父亲的礼物,谢谢父亲的养育之恩。愿父亲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切安好,也愿他在天之灵保佑他的亲人平安健康。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父亲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小的时候和父亲一起生活,后来跟妈回到老家。那时候生活困难,父亲工资微薄,无法养活我们兄妹四人还有爷爷奶奶。父亲很少回家,老家在离父亲工作的地有二百里地,平常会写信回来。父亲的信都是妈先看,然后是哥哥,我偶尔也会看。信的前面写的内容我已经记不请了,只是每次的末尾,父亲都要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是他老人家认识最深刻的一个问题。他的身体快三十岁的时候就不好了,患的是肺病,身体很虚弱。经常要吃药打针,有时候回家也还离不开药。那次因为病重住了很长时间的院,家里得知消息后哭成一团。父亲被转到省城,两个月后,父亲回来了,奶奶又是高兴又是抹泪。父亲开始在家养病,这段时间算是父亲在家最长的日子。为了给父亲补身子,妈特意去集镇买了一只奶羊,我们兄妹每天都要割些青草回来。记得有一天下着大雨,羊突然不见了,我呼喊着“羊——,羊——,一路找寻,跑了一段,还是不见羊的影子,我忍不住哭了,一边哭一边继续跑着,呼喊着。羊是父亲的救星啊,当时为了买这只羊,妈盘算了几天才做的决定,三十多块钱的价钱,是父亲两月的工资,不容易啊。要是羊没有了,父亲怎么办?我一路奔跑,一路哭泣,也不知跑了多少路,天快黑的时候,总算找到了羊,我那天抱着羊哇哇大哭。我一直胆子小,见了牛羊都要躲,但那天我忘记了害怕,赴过去紧紧的抱住羊,生怕它又跑丢。羊奶营养好,半年以后,父亲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去上班。临走,奶奶一直送到村口。父亲回过头,看奶奶仍然站在那里,父亲让奶奶回家,奶奶固执的要看着父亲走远,没有办法,父亲只好前行。到现在我还记得父亲离家时的背影,他每次都是用手向后理几下头发,像是要下决心,或者要甩掉什么。那是他心中万般的留恋和不舍。但他必须要离开。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父亲因为工作忙很少回老家,但每年的春节他是一定要回来的。小时候我喜欢过年,因为父亲可以在家待久些,不象其它的时间总是来去匆匆。还有,父亲回来时会带很多年货,虽然量不多,但品种俱全。父亲一到家,简单吃点饭,就开始张罗年饭,什么红烧肉、甜米、糖醋排骨,事先都要准备好,等大年初一开始吃。一家人其乐融融,那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一九八二年,我们从老家搬到父亲上班的地方。父亲没有了后顾之忧,工作就更加努力了。父亲一生要求强,虽说身体不好,但工作从不落人后,况且还是领导,就更要作表率。只要还有一点精神,他都要坚持上班。有一年正月下乡蹲点搞宣传,天寒地冻,父亲病到在村子。宁愿在村上打针吃药也不愿请假回家,母亲是又气又急。固执的父亲直到病重得爬不起来,才答应我送他回家。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病重的情况,硬是让我骑自行车带他这回家。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父亲写得一手好字,毛笔字、钢笔字苍劲有力,又飘逸洒脱。他喜欢学习,在离世前一年,还在考职称。每天吃完午饭,都要看会儿书,戴上眼镜坐在坑上看。父亲会偶尔看我写的日记,还写一些批语:“贵在坚持”,“持之以恒”。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也养成了看书的习惯,只是我没有父亲那么认真,一目十行,走马观花,至今没有啥成就。如果说有一点成绩,那就是考上了中专,也让父亲骄傲了一回。怎么说刚恢复高考后的中专也是很多人无法圆的梦。为了让我有好的学习环境,父亲把我从老家转到了他所在的县城,在通过考试之后,我被分到重点班。父亲每天拖着病身子为我做饭。有一次我放学回来,父亲去下乡了。我急得什么似的,火炉子怎么折腾也没火焰,我烟熏火燎的做了一顿饭,抹了一脸的灰。下午放学回家,扒在桌子上写作业,才发现了父亲写的字条:“饭在锅里”。原来父亲在电炉子上放着锅,锅里有米饭。父亲在临下乡前,匆忙做好了饭。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父亲性格内向,很少发脾气,但是在我的婚事上,父亲竟然大动干戈。原因是我找了一个家在农村,个子又不高的男朋友。从没见过父亲会发那么大的火,把我骂得痛哭流泣还不肯罢休。指着我的鼻子,多凶啊,我一向慈祥的父亲,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无力反抗,只有沉默。两年以后,父亲妥协了,我和他还是走在了一起。想想自己,真是年轻不懂事,现在可以明白父亲的心了。今天我要告诉父亲:是女儿不孝,让你伤心了,对不起!您生前我没有机会也没有想过这事情对您的伤害。如果还有来生,如果来生我还是您的女儿,一定听您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是的,我永远记住您最后对妈说的话:好好教育孩子,让孩子孝敬你。您声音微弱,当我问您有什么话要对我们兄妹说时,你只是静的看着我,那一刻您的眼睛非常明亮,您要用尽所有的气力记住你的亲人,因为这一别是生死离别,人间至痛,这一别将把您和你的孩子、妻子永远的的隔开,这一别太多的夫奈。那是你的最后一眼,那里面传递是您对亲人最深的爱,是您的坚强。是,您在最痛苦的时候也没有听见你的呻吟,您是把痛苦留在了心里。我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但我分明看见了转头的那一刻您眼角流淌的泪水。您还那样年轻,五十刚过,我们也还都小,离不您啊。父亲您还是走了,也许您真的是累了。我的呼唤再也不能让您回来。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冬去春来,二十几个年头过去了。我们兄妹先后成家,也都在不同的岗位上出色工作。还有我妈,现在晚年很幸福,您就放心吧。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标签:缅怀 怀父 父亲   
上一篇:人在天涯
下一篇:济州岛游玩随笔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