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艺评论

不仅仅只是看到女人在流泪

时间:2012/6/19 15:04:51   作者:心灵苦渡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158   评论:0
内容摘要:今天上午去调研,整整一个上午,大家发言很踊跃,看得出来,他们很在乎自己的职业,也很在乎事业的成功。只是面对的一线教师他们很年轻,有些也是刚刚走出学校大门。说她们是教师,我更喜欢也把他们看成下一代。在我
  今天上午去调研,整整一个上午,大家发言很踊跃,看得出来,他们很在乎自己的职业,也很在乎事业的成功。只是面对的一线教师他们很年轻,有些也是刚刚走出学校大门。说她们是教师,我更喜欢也把他们看成下一代。在我这个年龄,不是自负,他们还真的就是一群孩子。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他们大多都是四年大学毕业就来这所学校的。忽然间让他们走上三尺讲台,面对学生,有时候我在想,他们心灵所承受的震荡一定是巨大的。今天他们的发言更多的是困惑,更多的是不解。不过我很喜欢,因为生命就应该有一种躁动,就应该有一种不安分。也许是我的经历不同,也许是我对生命的认识另辟蹊径。我总觉得,没有这些年轻人的冲击,我们的事业就很难发展和升华。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上午调研完毕,吃罢饭我就睡觉了。不是我偷懒,我是最近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有人说我真的很大胆,竟然敢把手机关掉,也不怕领导找我。我想说,不是我不怕,是我实在不能给生命一个温馨的交代。下午三点钟醒来,因为有合作伙伴已经在县里等我了。他们也是一群年轻人,不过大多都是美女。过去我对美女的理解,总是觉得她们是**,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一道风景线。不过再后来的交往中我慢慢的感受到,他们对事业的认知很是让我感动。看来这世界的美不一定都是形式。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约好了见面的地点,我按时去了,她们比我到的早。开始谈业务,谈许多关于机关文化文化建设方面的事情。后来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不相干的人和事就不停的骚扰。我有个观点,不见就不见了,既然见面了,就不能说几句。可是一说时间就无法控制。直到晚上六点钟的时候,我们才有了重新说事情的机会。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谈完工作就该吃饭了。我们去的农家乐。这几天不知道又怎么啦,有时没有食欲,中午就吃得很少,晚上还是感觉不到饥饿。在农家乐,我们开始闲聊,忽然我发现其中一位平日很是快乐的美女,似乎眼睛里隐藏着某种悲伤。我当时没有多想,就打趣说,最近怎么啦,是不是老公又升华了。本来是玩笑,么想到我一句话说出来,她竟然流出了泪水。在场的人都觉得意外,短暂的沉默之后,大家都回避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屋子里只留下我们两个人。我问她这是怎么啦,我不过只是开了一句玩笑而已。难道让她勾起了什么回忆。开始她沉默不语,我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大概是她调整了一会心情,终于抬起头,声音很低的告诉我,说家里出事情了,是大事。从他流的泪水我感受,肯定是不小的事情。要不然,平日刚强的她怎么会在我的一句玩笑中泪流满面呢。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问什么大事?她又沉默。这次沉默让我有了一种新的感受,一定是个感情有关。因为女人的泪只为两种理由才舍得流。一是女儿,二是感情。她的沉默似乎让我明白了她此刻心中淤积的苦闷是什么。既然她沉默,我也跟着沉默。又是过了几分钟,她才声音很低的告诉我,她老公出事了,而且很严重。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男人的故事我知道的很多,再说了,当今社会应该说可以想象的的男人故事我都应该知道。可她沉默之后的眼神和表情还是让我也跟着生出困惑。我轻声问,是不是老公的感情出了问题?她开始摇摇头,不过紧接着又点点头,一摇头,一点头,让我彻底的对自己的判断发生了怀疑。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看来她带来的团队是知道故事的真像的,因为大家一直没有进来,屋子里一直就只有我们两人。最后她大概终于调理好了心情和思绪,开始给我讲述事件的经过。他先告诉我说,她老公跳楼了。我一听跳楼,也感到很惊讶,没有天大的事情,谁愿意拿自己的生命看玩笑呢。是从三层楼上跳下来的。我赶紧问,情况怎么样?她说现在一直是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已经做过一次手术了,大夫说还需要再做手术,现在生命危险期还没有过。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敢和生命玩游戏的男人一直在我的心里是很敬佩的。我经常喜欢和朋友开玩笑,说别人总把不怕死挂在嘴上,我却不行。我这人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可是说到死亡,我是打心眼里害怕。因为生命对于个体的人来说,只有一次,而且也是不可逆转的。失去了就在也没有了。什么理想,什么幸福,在生命逝去之后就什么都不存在了。所以我这人最害怕的就是死亡。尽管我知道,生命的归结是消亡,可无端的消耗生命,那是对生命极度的不负责任,那是对上帝灵魂的践踏。眼前这位美丽的少妇的老公到底时遇到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她从三层楼上跳下,而不去顾及性命。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的声音也很低。这是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她这时抬起头,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对我说,他去会小姐了,结果遇上警察进行检查,他怕被抓住,所以仓皇就从三层高楼上跳下去了。现在是头骨下陷,颅内出血,还有一条腿被钢筋棍刺穿,膝盖粉碎性骨折。我一听和小姐有关系,当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眼前的女人了。这回轮到我沉默了。也许是她终于给我说出了事情真相,心里有些舒展,所以她接着说,我真的不明白,我整天没日没夜的在外边奋斗,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知道,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算是感情里最大的悲剧,都算是人生凄惨的开始。但是面的她,我不能说别的,也许这时候我也只能站在同性的立场上安慰几句她。我说也许是他们平日交流的少了一些,也许是她为了工作,忽视了老公作为男人的存在。这时她突然檫干眼泪,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正常。很严肃的对我说,他要是真的找了一个相好的,也许我能容忍,是男人。可是我不能容忍的是他竟然会做出如此龌蹉之事。我不能原谅他。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感觉得出来,平日女人味很浓的她这会儿显露出了生命本质里的一种坚强。我这时想转换话题,对她说,既然老公都成这样子了,她为什么还要来县上呢。我问现在老公的问情况怎么样了?她说她一直没有胆量去看,刚才说的都是别人告诉她的。她也很害怕,现在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到了晚上不敢去想,一想就睡不着觉,一想就很不是滋味。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为了打破这种沉重的气氛,我有意识的把话题拓展了一些。我说,在我的印象里,他们小夫妻俩感情一直很好,怎么突然间就出了这种问题,会不会是偶然的事件。因为当今社会有时候会把男人和女人缔造成不属于人性的人。我这会儿总是想给她多一些宽慰,希望她能从感情的狭隘中走出来。毕竟人生的路对于她们来说还很长。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感情是什么?她抬起头看着我,似乎是想让我给她答案。不过很快她又开始说话了。她说这几天她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人为什么非要组建家庭,为什么要相互承担责任。她这些年在社会中奔波,面对社会五花八门的情形,有时候很苦,有时候回到家,多想有个可以靠靠的肩膀,可是没有。本来一切就算是风平浪静,也许这样过上一生也就完事。可没想到,他竟然会做出这样下作的事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社会如此,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想那么多。现在他的生命有难,我想作为妻子的你还是应该给予关怀。这是做人的本分,也是做人的原则。我知道,自己的这一席话多少有些自欺欺人,但是这会儿我是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话来表述。看得出来,她从心底里不接受我这样的说教。当然了,我也不希望她能够接受。毕竟他们是生活在一起的,鞋子合适不合适,恐怕只有脚知道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时间不早了,我让把大家叫进来吃饭。大家似乎已经感受到我们屋子里的那种死寂,所以这顿饭吃得是鸦雀无声。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这时候我发现她突然接了一个电话,进来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悄声对我说,晚上她还得赶回省城。我知道,她家里的事情一定是有了新的变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们就在农村分手,临走的时候我出于礼貌告诉她天黑了,路上一定要小心。她点点头,没有说话。看着他们一行几人消失在夜幕之中,我的心开始翻腾起来。美丽的女人,但也是可怜的女人,尽管她坐着一百多万元的豪车,尽管他在事业上也算是春风得意,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她却在有意无意的丢失了生命中含金量最高的心灵愉悦。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回家的路上,我的手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问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问我吃了没有?吃的什么?吃饭前把药吃了没有。我说都吃了,真啰嗦。可是挂了电话,我的心里却还是不由感到甜滋滋的。也许这就是人生的一种归宿,这就是生命质量中的一种真谛。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想着美丽女人的泪水,想着她当时那双几乎绝望的眼神,我在想,也许人生是无法用眼泪来做尺度的。也许人生不需要眼泪,也许女人的眼泪就是这一个社会一种无形的控诉。也许……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使劲晃了一下脑袋,不想让自己去想这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可是没用,脑袋晃了几次,都点发晕,可是脑子却还是不听我心灵的期望……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