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全党动员 全民参与 奋力夺取扶贫攻坚的全面胜利

清新散文

祁宏涛:我的二哥和五姐

时间:2018/9/21 10:11:40   作者:祁宏涛   来源:同州网   阅读:266   评论:0
内容摘要:我的二哥和五姐文/祁宏涛我出生在关中农村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中,我有五个姐姐,两个哥哥。作为家中的老小,倍受父母的疼爱,哥哥姐姐们不但不嫉妒,还对我百般关爱和照顾。特别是我的二哥,五姐,和四姐对我的关怀最多。二哥比我大六岁,他从小就聪明强悍,有主见,深的父亲的厚爱,长大后,他成为我们家族的主心骨,家里有事,大家经常说:找你...

我的二哥和五姐

/祁宏涛

       我出生在关中农村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中,我有五个姐姐,两个哥哥。作为家中的老小,倍受父母的疼爱,哥哥姐姐们不但不嫉妒,还对我百般关爱和照顾。特别是我的二哥,五姐,和四姐对我的关怀最多。

     二哥比我大六岁,他从小就聪明强悍,有主见,深的父亲的厚爱,长大后,他成为我们家族的主心骨, 家里有事,大家经常说:找你二哥。有他在,大家就感到任何事情都有办法。

 

      生长在大家庭里,人人都有有趣的故事,并在家里不断流传,孩子们小时候问的经典问题是:我从哪里来?二哥得到的答案是从大渠边捡的,好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信以为真。他3岁时候,一次,在巷子中玩,大约母亲忙什么事情,一辆三匹马拉的大车从我家门口经过,马儿竟避开他,马车过后,二哥毫发无损,赶马车的老头惊出一身汗。母亲更是后怕的不得了。

        从小学到高中,二哥一直都担任着班级的班干部,他的朋友很多,小的时候,我家的农活很多,二哥常常叫来许多小伙伴,帮父母拉土(垫猪圈积农家肥用),剥包谷棒子,采摘棉花,给自留地送农家肥.....因为他有主见,重友情且为人慷慨,小伙伴们都喜欢和他玩,二哥常常带着一帮小伙伴,掏鸟窝,抓泥鳅,捞鱼,逮青蛙,有时也去黄河湿地的大排碱渠游泳,大排碱渠的水为流动的活水,盐池洼和金水沟缓缓流淌的水流,静静的注入到大排碱渠中,大排碱渠两岸,芦苇丛生,偶尔有几处水草和芦苇少的阔港,便是小伙伴们戏水和游泳的好去处,通常,二哥他们在这里戏水,与邻村交界处有个大涝池,二哥不许同伴们去哪戏水,他的理由是那些地方水底情况复杂,水不流动,去那游泳脚容易抽筋,每隔几年,便有水性好的成人在大涝池中溺水身亡,看来,二哥的做法是对的.

 

       有一次,二哥他们去戏水,我闹着要跟着他们一起去,二哥不许,他吓唬我,一次次用小土块砸在我的脚跟前,想把我吓回去,最后,我还是跟着他们一起去大排碱渠,到地方后,二哥把我安排在浅水处,再三告诫我,不许我去水中央,然后,他们开始打水仗,游泳,看他们玩的那么开心,我忘了二哥的警告,偷偷向水中间摸去,突然,脚够不到底,河水呛入我的口鼻,我急的想喊,但又灌了几口水,我在水中乱扑腾,幸好,二哥及时把我救上岸,从此后,他们游泳,我再也不跟他们去了。唯一遗憾的是我没学会游泳。

       二哥五姐从小学习就好,家里的土墙上,贴满了他俩从小学到中学的各种奖状,家里每每来客人,父亲最津津乐道的就是墙上哪些奖状。二哥曾是父亲的骄傲,他像是父亲的复制品,大有父亲的真传,尤其是在性格和为人处世方面,正直,强悍而又个性鲜明。五姐深的母亲的厚爱的真传,聪慧勤劳,最善勤俭持家,像母亲一样,五姐做的一手好饭菜,她能用简单的食材,做出许多花样饭,即使一盘最简单的凉调红萝卜丝,五姐也能调出极佳的味道,她做菜的秘诀如同用兵一样,不在多,在于对油盐酱醋,调料,火候等恰到好处的使用。在单位,同事常说我吃饭口味很刁,大约是我味蕾发达,最能品尝来饭菜的优劣,这应该归功于母亲和五姐高超的厨艺。如果问我有什么特长,我觉得我的特长就是会吃,记得建国初,一落魄名流,朋友帮他找事情做,问他有什么特长,答曰;会吃。后来,朋友把他安排到北京建国饭店,成为该店最权威的菜肴品鉴师。我自然不能和这位名流同日而语。

 

      五姐上小学的时候,同班的一位厉害的女同学经常欺负五姐,有一次,五姐闹着不上学去,父亲和母亲很奇怪,问清原因后,让二哥去学校问问情况,二哥于是于是叫了许多小伙伴,在放学的路上,把那个歪(厉害)女子堵在路上,那时,路边有两排泡桐树,大约有碗口那么粗,二哥吓唬那女子,再敢欺负五姐,就对她不客气,然后,二哥对着路边一泡桐树一拳砸过去,打掉一块树皮,那个常欺负五姐的女生吓得目瞪口呆,二哥告诉她,再欺负五姐,就和泡桐树一样,从此,那个女生再没找过五姐的事,事后,二哥的手肿了好几天。

 

     二哥小时候喜欢看书,每次放学,他都要带几本小人书回来,开饭前,他蹲在上房的土炕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小人书,就这样,通过小人书,他在上初中前,竟读完了四大名著,二哥记忆力超群,但凡读过的书,他都能倒背如流,如数家珍,于是,他常常给小伙伴们讲书中的故事,那时,孩子们放假,或放学后,要干许多家务,其中重要一件就是挖猪草,挖猪草通常要去很远的黄河滩大坝外或盐池洼湿地周围。挖野菜的时候,二哥喜欢在空旷的原野上,把野菜采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最后,凭记忆力,再把那几十堆的野菜收集起来,在野外口渴的时候,常常两手把在地上,嘴巴贴近地面,喝那牛马蹄印形成的水窝里沉淀的雨水,秋冬,大雁南飞,成群成群的大雁在黄河湿地作短暂的进食和休息,大雁吃完麦苗后,在黄河滩拉下许多干燥绿色的雁屎,而这种东西,用开水一烫,加点麦麸,猪儿特别喜欢吃,用雁屎喂猪,猪易上膘,过礼拜天的时候,二哥常常用自行车驮回两麻袋雁屎。

 

    我上高中的时候,父亲母亲已年过花甲,积劳成疾,他们已没有精力和体力去管我,幸运的是二哥依然挑起家庭的重担,供我读书和生活。有一年,正值青黄不接的季节,学校让缴30多块资料费,那时,农民唯一的来钱的门路,就是靠庄稼的收成,家里那时很穷,家里连给父亲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我想了好久才告诉二哥,二哥二话没说,从家中装了两口袋麦子,于是,我们兄弟两个,拉上架子车,满头大汗,上了3个土坡,终于来到朝邑街道,把这两口袋粮食卖掉,卖粮得时候,一穿着四个衣兜干部模样的男子,把麦子看了又看,一会说麦粒不饱满,一会又说麦子不是当年的新麦,最后,以低于市场价每斤少5分钱的价格买走了麦子。给钱的时候,又少给两块,无奈与气愤,我和二哥的饭钱就这样被蒸发了。

 

      又有一年春季开学,别的同学都兴高采烈去报名上学,而我却在为学费发愁,二哥二嫂把小侄子收到的压岁钱一块两块的拼凑起来,交给我,上我报名上学,这件事让我终身难忘。第一年和第三年高考的时候,二哥和二嫂,专程来到大荔县城,在考场外等我,给我鼓励和加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大学录取率较低,我天生愚钝,连补习了3年,成绩才勉强够高中专分数线.二哥值得骄傲的事情有许多,而他自己最认可的两件事,一件是让我跳出农门,另一件就是帮二嫂的侄女吃上了公饭。  一个农村家庭,把一个学生供出来是那么不容易,然而,收到的回馈和报答确是极少的。

 

     二哥经常在大小事上给我建议、关怀和具体的帮助。我上警校后,爸爸妈妈渐渐变老,尤其是父亲,因为早年腿部受过伤,那时已经瘫痪在床,需要照顾,二哥二嫂全力以赴,赡养父母,让我安心学习,生活和工作。

 

   梁启超说过,人生最快乐的事不过于把应尽的责任尽完。二哥常说,当父亲的欠儿子一个媳妇,作儿子的欠父母一份养老送终。细想,二哥说的就是两代人各自的责任。在彬哥看来,责任二字为人生最重要一件事,此事一毕,了无遗憾。

   赡养父母的义务,一直是二哥二嫂一家独自承担,  二哥是村子中的能人,  1981,二哥高中毕业,16岁挑起家庭重担,19岁去河北石家庄学习无线电修理技术,22岁成为村中的电工。无线电修理技术他学有所成,方圆几十里人们修理收音机和电视机都喜欢找他,他要价合理,技术过硬,所以口碑极好。每年过年前,二哥最忙,一家接一家,请他上门修理电视机的村民络绎不绝,他常常忙到深夜。忙碌中,他也让家人过上了物质较充实的春节。后来,收音机和集成块电视机慢慢被淘汰了,二哥修理家电的活越来越少,液晶电视和电脑走进千家万户后,二哥彻底不修理家电了。但这段历史却在我脑海中记忆深刻。

 

   在村子里和亲戚中,二哥祁喜彬是有威信,有德望的人。大到红白喜事,小到婆媳矛盾,兄弟姐妹闹纠纷,都要找二哥去解决。二哥人正直,有权威,忠厚而严厉,管事公道,能让人心服口服。

人的记忆很奇妙,常常放大美好的事情或仇恨。父亲和大伯本是同根生,因为矛盾老死不相往来。我记忆中,大伯把母亲双手咬的血肉涟涟,堂哥跳上我家上房屋顶,又蹦又踩弄碎许多瓦片,因为界墙,两家争斗不息。后来,二哥与大伯子孙开始走动,再后来,我每次回堤浒村,堂哥的几个儿子,常常是不叫“彬大”不说话。看来,二哥赢得了他们的尊敬和佩服。

   2012年二哥和二嫂去新疆采摘棉花,就在这一年,我的二姐夫殁于一次医疗事故,亲戚们都很悲伤,许多人说,彬哥不在家,没人能镇住风水。

    二哥和二嫂在南疆打工采摘棉花两个月,回来时,他两人共挣了两万多元,同去的其他人,每人最多能挣六,七千元,我看见,彬哥右手大拇指发黑,二嫂悄悄告诉我;“你哥恨活,第一次出门打工,怕挣不下钱,回来被人家笑话,干活太卖力,一人顶两个人,把大拇指指甲盖都磨掉了”。我的二哥,还是那么有着可怕的吃苦精神。

 

 大荔过去不产冬枣。2003年前后,冬枣生产以山东沾化为主。大荔县最早推广沾化冬枣树苗的十几个人中,彬哥就是其中一员。

  那时,彬哥和他的几个朋友,从山东沾化进回许多冬枣树苗,先后在范家,两宜,安仁,步昌,朝邑等乡镇大力推广种植,这些乡镇许多村民,成了第一批冬枣种植户和最早的受益者,彬哥的几个朋友去温州打工,承包地撂荒,彬哥把他们的土地承包下来,种植了十几亩冬枣。几年后,大荔冬枣成了气候,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摇钱树。

  彬哥的几位朋友,看到种植冬枣能挣钱,都要求要回承包地,其实他们是看上已经开始收益的冬枣树,倘如把那些长了56年的冬枣树挖掉,把白地还给他们,他们绝对会失望至极。许多人劝彬哥把冬枣树挖掉,让毁约者树财两空。但彬哥没有这样做,他说,这样一则坏了友情,二则两败俱伤,让旁人笑话。最后,那些毁约的朋友,总共给彬哥赔了两三万元了事,而当年,他们卖冬枣就收益颇丰。事后,许多人替彬哥惋惜,彬哥坦诚的说“我承包人家的地又没签合同,就凭口头的君子协定。冬枣能卖钱,谁看了都眼红,再说,我当年推广冬枣树苗时,说实话,我自己对种冬枣都缺乏信心,要不然,我会把那些苗子种在自己的承包地里。”

    在中国农村,像二哥这样有头脑,有道德底线,有吃苦精神的人很多,他们是农村的脊梁。

关于五姐的故事很多,她比我大3岁,对我关心最多,我在韩城上班的时候,每次回老家,她见到我,看到我清瘦单薄,都要叮嘱我要爱惜身体,生活上不要太简朴,没事多锻炼身体,其实那时我已经二十多岁了,颇能照顾自己,每次听到她的嘱咐,总觉得心里暖暖的,这种关怀,像屡屡春风,似股股暖流。让我至今仍甚为感动。

   五姐小时候的事情我记不起了,母亲常常说五姐小的时候,见了村子中的大人能根据年龄叫不同的称呼,她每次上学放学“出必告,反必面",对长辈恭敬有礼,能顾及他人利益,这种性格使得五姐从小到大,走到那里总受人欢迎。

   五姐上初二的时候,一次骑着自行车从学校回来,后面驮着同村一跛女子,在下一大土坡时,对面过来几辆自行车,她一慌忙中用自行车的前制动刹车,自行车一下翻到,五姐当时腿就栽断了,经治疗恢复没留下大的后遗症,但每每遇到天阴下雨,她的腿都会疼痛。

我上警校的时候,五姐开了一年养鸡场,93年开学的时候,她把几个月卖鸡蛋的收入全给了我,98年我结婚的时候,五姐更是忙前忙后,给我置办了电视机等家电。

二姐常说,五姐对我们家贡献最大,大姐家,二姐家,四姐家,大哥家许多大事,都得到了五姐和五姐夫的鼎力资助。

   幸福是靠奋斗来的,五姐和五姐夫开始创业时,家里一穷二白,五姐夫人正直厚道,又有手艺,常年给村民盖房子,现在,他们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在农村很让人羡慕,然而,人们仅仅看到他们光景好的一面,没有看到他俩辛勤的付出和劳作,五姐常年给工地做饭,一般工地做饭的地方多较简陋,地方狭小,没有抽油烟机,且通风不好,五姐现在一闻油烟就咳嗽不止,五姐夫常年干泥水匠,腰椎盘突出,三个手指在干活的时候受了重伤,落下轻度残疾。吉人自有天助,五姐的两个孩子,没费心思管过,大约是言传身教的作用,两个孩子都顺利成才并参加了工作。

   手足情深,血溶于水,这就是亲情和无法割舍的血缘关系。我一直认为;兄弟姊妹首先必须是朋友,否则,会形同路人,甚至成为仇人。在神州大地,多少有兄弟姐妹关系的家庭之间,相许帮衬,互相关怀,一人有难,八方支援,这也许就是中国文化的精髓。

     


标签:我的 二哥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