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全党动员 全民参与 奋力夺取扶贫攻坚的全面胜利

清新散文

张卫锋:乡音 • 乡愁 • 乡情

时间:2018/11/5 21:58:27   作者:张卫锋   来源:同州网   阅读:80   评论:0
内容摘要:乡音•乡愁•乡情——姐姐的婆婆这是十年前发生在我二姐家里的真人真事,前几日无意间翻出来,重读一遍,还能让我泪流满面。事件发生在2018年6月2日,文章写于二十多天以后,因为在姐姐家里陪伴了她半个月。回家后,满脑子都是姐姐一家老小无助的面孔,挥也挥不去,包括我去世的二姐夫。于是,触景生情,爬于床上,一口气写下这篇文章。今...

乡 音 • 乡 愁 • 乡 情

——姐 姐 的 婆 婆

这是十年前发生在我二姐家里的真人真事,前几日无意间翻出来,重读一遍,还能让我泪流满面。事件发生在201862 日,文章写于二十多天以后,因为在姐姐家里陪伴了她半个月。回家后,满脑子都是姐姐一家老小无助的面孔,挥也挥不去,包括我去世的二姐夫。于是,触景生情,爬于床上,一口气写下这篇文章。今天,呈现出这篇文章的原稿,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乡音、乡愁和乡情  ————

我是不常去姐姐家的,即便去了,也很少与姐姐的婆婆 多说几句话,见面了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前些日子,姐夫为了抢救他的邻居、一个身陷沼气池中、面临生命危险的妇女,不幸离世。之后的十多天,我一直陪伴在姐姐身边,做些应做的事。期间,我依然没能和姐姐的婆婆说上过多的话。因为我不敢注视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不知道她能否经受住失去唯一儿子的打击。

 姐姐的家在渭北旱塬上一个叫东高城的普通农村家庭。膝下有一儿一女,他们长年在外打工,尚未成家。平日里,姐和姐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清贫而幸福的生活。在他们外出劳作时,母亲为他们守护着这个家,享受着平静而幸福的天伦之乐。

然而,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打破了这个宁静的家,也打碎了这位母亲的心。我真的担心这个弱不禁风老人还能支持多久。事隔二十多天,我又一次去了姐姐的家。家里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是宁静的让人心酸。夏天的早晨,太阳升的老高,把满院照的火辣辣的。早饭过后,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于是,便索性坐在门口乘凉。姐姐的婆婆从后院的房门出来,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向我这边走来。我急忙搬了凳子让老人坐下,用不安的眼神注视着这位这在承受着巨大痛苦的老人。她好像比以前更瘦了,满头白发显的有些凌乱,那张长满皱纹的脸庞显的憔悴了许多。老人默默的在我面前坐下,长长的拐杖斜靠在腿上,目光有些呆滞,犹如一副油画。 

老人喃喃的说,这些天我不愿到大门口来,不想见人。看到家里的一切,摸到家里的一切,都是你姐夫亲手干出来的。打药机买下了,打药气袋买下一大盘,还没有用过。瓷片买下好几箱,也没来的及贴。三轮车、打药灌、摩托车啥都不缺,就缺他这个人。我下意识的环视着家里,无奈的说:“哎,没办法,实在没办法”。我想老人平时看起来少语寡言,心里却啥都知道。

老人接着说,每年秋冬,苹果园剪下的树枝,都是你姐夫一个人拉回来的,剪成小节,整整齐齐的摞在门口。现在却没人管了。

 “你姐夫一年下来不少挣钱,农忙时在家干活,冬季农闲,邻村的朋友请他开拖拉机,给人平整土地,能挣好几千。”老人说话很慢,但吐字清晰,声音宏亮,思路也很清,我不由的惊呆了。如果不是亲身感受,我真不敢相信这些话语是出自一位不久前失去儿子的年已八旬的老人之口。

除了敬佩之外,我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安慰老人,只是静静的听着,陪伴着这位孤独的老人。说话间,老人很激动,回忆起了自己的家史。“解放前,我是从河南嫁到这里,当时的家在村子的中间,屋里的院子窄的只能放一个桶。嫁来时,这里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把人急的大声直哭。我一辈子有四个孩子,你姐夫是老小,上面有三个姐姐。那年,你姐夫只有一百零六天,我丈夫却抱病离去。留下我们娘五人相依为命。”

 “你姐夫18岁当家那年,老屋在村子南边,当时只有几户人家。那年在新巷的最西边批下了一院桩基。第二年,你姐夫东凑西拼,盖起了五间房。屋里总算宽敞了些。有一台四轮车,给人拉水、碾麦子,挣了不少钱。直到2006年,当时你姐夫手里只有一万多元,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又盖成了现在这个家。又欠下来几万元的外债。为了还债,那几年,你姐和姐夫没少吃苦。每年冬闲时,你姐夫在外开拖拉机,你姐在外给人包苹果,下黄河滩,给人摘棉花。几年下来,两口子连一件新衣服也没买。直到去年,才基本还清了外债,眼看着好日子就在眼前,你姐夫却不在了。”不知是感动还是伤心,我的眼睛早已湿润了,老人也用手帕擦试着早已流干眼泪的眼睛。

老人接着说,“你姐夫走了,两个孩子也大了,不要紧。我也是有年没月的人了,现在就是可惜了你姐。一个人孤零零的。”接着,老人突然提高了嗓门,坚定的说:“阎王爷叫我去,我也不去,我还要多活几年,给你姐姐做伴。下地回来时,至少屋里还有我。”听到老人这番话,一种敬佩之情再次油然而生,我为老人能够这样坚强的挺住而感到高兴和放心。

凝视着眼前这位病弱的老人,我不知真正读懂了她,还是没有读懂她。猛然的想起了那句老语,“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家中有老是个宝。”此刻,我感觉到姐夫是幸福的,姐姐也是幸福的!


标签:乡音 乡愁 乡情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