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全党动员 全民参与 奋力夺取扶贫攻坚的全面胜利

清新散文

怀念父亲

时间:2018/12/3 21:57:17   作者:甜泉水   来源:同州网   阅读:67   评论:0
内容摘要:怀念父亲文/甜泉水今夜无眠。早就该写点怀念父亲的文字了,虽然远在天堂的父亲永远不会知道。但我如果不写,我的灵魂永远不会得到安宁,纠结郁闷的心情长时难以排解。亲爱的父亲,你知道吗?今年清明的前几天,我们姊妹四个带着纸钱以及平时您最喜欢吃的食品,虔诚的跪在您的坟头,当我点燃纸钱的那一刻,您高大的形象一下子闯进了我的心房,我...

怀念父亲

/甜泉水

今夜无眠。

早就该写点怀念父亲的文字了,虽然远在天堂的父亲永远不会知道。但我如果不写,我的灵魂永远不会得到安宁,纠结郁闷的心情长时难以排解。

亲爱的父亲,你知道吗?今年清明的前几天,我们姊妹四个带着纸钱以及平时您最喜欢吃的食品,虔诚的跪在您的坟头,当我点燃纸钱的那一刻,您高大的形象一下子闯进了我的心房,我没能管住自己的泪腺,竟在弟弟妹妹们面前大哭起来,忘记了“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古训。她们都劝我不必伤心难过,说我已经尽到了一个儿子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但是我不能控制自己感情,在晶莹的泪光中,我想起了父亲在世时的点点滴滴……

还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在做链子环“手枪”,看到他们每每拿着自制的“手枪”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时,我好生羡慕,一心想要自己做一支那样的“手枪”。要做成链子环“手枪”,得需铁丝、自行车废链条、自行车辐条冒、自行车内胎剪成的皮筋等,当我把所要的材料中的铁丝、链条等备齐后,就差一个“自行车辐条冒”时,我就绞尽脑汁的想,看哪里能弄到“手枪”的关键部件。一日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突然发现自行车修理部有人正在拆辐条,地上的辐条冒散落一地,我高兴极了,一看部子没人,抓起一把辐条冒撒腿就跑。正在我庆幸得到心爱的“宝物”时,修理自行车的师父径直找到我家,给我父亲说是我拿了他的东西,他已经看见了并大声喊话,但我已经得到了自己所急需用的东西,哪能听见他的喊话!父亲二话没说,一巴掌把我打的鼻青脸肿,鲜血直流,再一个飞腿把我直接撂倒在地,晕乎中我听见父亲怒吼:“你从哪儿拿的,就原框放在哪里!”我流着鼻血把偷来的东西悉数还给人家。

还有一次,我已经上了初中(相当于现在的六年级学生),去老师房子问问题时,发现老师办公桌上有一本《现代汉语词典》,我随手翻看了起来,在翻看时我感觉这是一本特别实惠的工具书,里边的词语解释非常详尽,心想,如果我有一本这样的字典该多好啊!于是我就萌动出一定要得到那样的字典,但是当我翻看字典的定价时,不由得“扑通”一下,五元!那可是我一学年的学费啊!这么多钱,我怎么向父亲开口要?况且我们姊妹几个都在上学,每个人都要花钱,家里根本没有收入,好在家里每年养一头猪和几只母鸡,平时的花销就靠那几只母鸡下蛋维持,快过年时才卖掉养了一年的不足90公斤的“大”猪,用于置办年货和全年的开销。我为了得到那本字典,也曾经挖空心思,在我爷爷的“钱柜”打主意,谁料,爷爷把钱匣的钥匙看得很紧,根本无法得手。一天放学回家,父母都下地干活去了,饭在锅里热着,我一边吃一边寻思着,看看家里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可以变卖,正在愁眉不展时,一只母鸡“咯哒咯哒”走出鸡窝,向人们炫耀它的劳苦功高:“我下蛋了,我下蛋了”,就在这“咯哒咯哒”的炫耀声里,我生出了一个鬼主意,何不趁大人不在时把鸡蛋私自藏起来,积攒到一定数量时就可以买到收购站,这样就不用向父亲伸手要钱了。就这样,说干就干,我把第一个“个人所得”藏到大人不易发现的地方。过来大概两三个月,我把“收藏”的二十个鸡蛋准备拿出来卖时,被父亲意外的发现了,又是二话没说,一个接一个“铁砂掌”掴在我脸上,一脚接一脚“飞毛腿”踢在我屁股上,眼冒金星,鼻血长流!邻里叔叔婶婶听见打骂声,都来劝父亲别打了,父亲依然不依不饶,让我必须回话:“这样事情以后还敢不敢做?”“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在我的求饶声中,父亲才放我一马。

这,就是我的父亲!没有空洞的说教,没有一大堆的道理,有的就是“棍棒之下出孝子”的传统教育方式,有的就是“重拳铁腿”!也正是由于没有文化的父亲的“严加管教”,我们姊妹几个小时候都特别怕他。直到我长大后听村里的长辈说,我父亲小时候也是“挨打毛”,爷爷的脾气不好,动不动就是“棍棒”伺候,父传子继,代代相传,也许就是我们家的“传统家风”吧!不过,我从心里并不很父亲,就像父亲也不嫉恨爷爷一样,爷爷年过八旬时依然享受家里最高待遇:吃黄白色的麦面馍,这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件事。那时我们一家人除了爷爷能吃上卖面馍外,我们吃的全是玉米面窝头,我发馋时也少不了偷吃半角。

父亲的朋友特别多。大到比我爷爷年龄还大的,小到比我年龄还小的,他都能合得来。那年盖大房,两边伞墙要用很多护基,村上就来了一帮人,拉土打护基都是年轻人干的活,村上一老汉听我家要盖房,每天会早早来家,帮小伙子倒土,烧水、沏茶。小伙子们个个都听父亲使唤,无论大小忙都愿意帮。当然主要还是父亲经常帮别人。别的生产队谁有困难都会找上门来,只要能帮上忙的,绝不推辞,时间长了,父亲的人气就旺了。

生产队解散,土地下放后,父亲为了解决村里弹花难的问题,就托人在外地买了一台拧花车、一台弹花柜,再后来买了一台磨面机。村上人都愿意在我家弹棉花磨面,价格算到零头时一般不会收,对于家庭特别困难的,就干脆免掉……

父亲的一生是很节俭的。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学校来了一个宁夏客商,身上背着羊皮袄,说是正宗的“宁夏滩羊皮”,要价125元外加10斤两票,我刚进学校时一个月就18.52.5元班主任补贴共21元钱工资,要买羊皮得我至少半年的工资。但为了尽孝,我从后勤处借钱给父亲买了那件皮货,在裁缝妹子的帮助下终于完成了一件像样皮衣,但这件来之不易的皮衣,父亲很少穿它,只是在天气特别寒冷的时候或者过年时才穿上几天,直到父亲去世时,那件皮衣的新气还在。

农村有句古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找你商量事”,这其实是中国古代两个“圣人”的寿终年龄(孔子73孟子84),我当然不相信这种说法所具备的科学性,但从我父亲和祖父寿终时的年龄判断,我又不得不信,祖父83无病而终,父亲74驾鹤西游!天堂里的父亲啊,您怎么活不到祖父的那个年龄呢?要是您现在还活着,我还能尽一个做孝子的职责,如今您不在了,我会把对您的孝心用在我母亲身上,愿妈妈有生之年健康快乐长寿!也愿九泉之下的父亲衣食无忧,庇护儿孙快乐成长!

 


标签:怀念 父亲 
上一篇:王成:新堡之新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