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段宝林:鸡峰山游记

时间:2018/12/21 14:28:24   作者:朝阳   来源:同州网   阅读:50   评论:0
内容摘要:鸡峰山游记段宝林去往鸡峰山,可是我久藏于心中的愿望。1978年10月,为求学初次踏上宝鸡这块热土的我,就探询得宝鸡的得名,大有来头,渊源流长。宝鸡这个地方,原来不叫宝鸡,古称陈仓,鸡峰山,早先也不叫鸡峰山,称陈仓山。陈仓,古县名,也是《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楚汉相争时期一件重要历史事件发生的地方,秦亡后刘邦采用韩信“明...

鸡峰山游记

段宝林

去往鸡峰山,可是我久藏于心中的愿望。

197810月,为求学初次踏上宝鸡这块热土的我,就探询得宝鸡的得名,大有来头,渊源流长。宝鸡这个地方,原来不叫宝鸡,古称陈仓,鸡峰山,早先也不叫鸡峰山,称陈仓山。陈仓,古县名,也是《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楚汉相争时期一件重要历史事件发生的地方,秦亡后刘邦采用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计策,派兵从汉中暗自抄不为人知的山岭小道一举偷袭成功,夺取被项羽封侯的章邯把守的陈仓,占取关中,开启向东与项羽争夺天下的战争。三国时期诸葛亮也曾两次率蜀汉军队沿此路线经陈仓出祁山。传说:秦文公时有个陈仓人猎到一只像羊又像猪的怪兽,准备进献国君。可是却有两个小孩劝他万不可行。因这怪兽张口戕害人,陈仓人要杀死它。它开口说:“请放了我,快去逮这两小孩,他们是龙凤胎,都叫陈宝,得男者称霸,得女者称王”。陈仓人以为灵异,放下它,去逮小孩,可两小孩忽然作两只神鸡,一只飞到河南南阳,千年后转生为东汉开国光武皇帝刘秀,另一只直飞陈仓山顶,化为石鸡,体大如羊,光洁如玉。陈仓人感其德,衔草掩护石鸡,陈仓山此后林密草盛。后秦穆公果成春秋五霸之一。唐代至德年公元757),陈仓山复闻神鸡啼鸣,声传10余里,当时正是平定安史之乱紧要关头,肃宗李亨每闻鸡鸣,唐军节节奏捷,终于取得最后胜利。肃宗认为神鸡为国之宝,鸡鸣乃吉祥之兆。遂下令改陈仓为宝鸡,陈仓山随改称鸡峰山,沿用至今。城因鸡名,山亦因鸡名。。几千年过去了,那对神鸡仍然栖息于鸡峰山顶。我即暗下决心,有机会一定登游鸡峰山,拜访那一只神鸡。

1982年,大学时光再有最后一学期了,初春,收了寒假,开学没多长时间,学校即停课,在校园宿舍楼后边的大操场举行运动会。我和同宿舍住在我下铺的马炳峰兄对此兴趣不大,开幕式之后,二人一拍即合,利用这个空儿,去城东南10公里许的秦岭山脉的鸡峰山。

说走就走,轻装简束,出了学校大门,乘公交由西北入城,穿城而行,过经二路,过渭河大桥,向东南方向去。出得闹市区,行走不太远,即来到东西横亘的秦岭北麓,由山口向南步入,山谷幽深,曲折绵延,溪流淙淙,山路弯弯,秦岭深处,几无人烟,草木浅绿,春鸟鸣翠。逆流而行,徒步好久,才抵达询问峪口当地人与下山人得知的开始登山处。马兄在前,我殿后,先朝东侧左手边山坡岩径攀援而上,再仍向南登攀前行。

又花费不小气力,我们才攀至山腰。前晌山下还觉春日融融,可这里,脚蹬山岩,行走山间,竟完全出乎意料,不经意间,平生第一次在此季节,在此境地邂逅了一场飞雪。一开始,天宇阴沉空漠,不知何时,零星飘落几片银星玉铂似的蕞雪,不一会儿,转身之间,谁施了魔法一般,怎么雪片就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更越来越大,天空,云峰,森林,深谷,山腰,草尖,我们俩人从头颈到手脚,身体周围,洋洋洒洒,纷纷扬扬,如蜂似蝶,如鹅毛飞瀑,似流花玉叶,自由自在,漫天飘舞,若仙女素裏衣袂飘忽于仙境,我双眼迷蒙,两耳充盈着“悉悉索索”的雪落声。一前一后,我们俩人,不由得都停下脚步,我心甚是惊诧,又极为震撼,也甚是激动,周身感到寒气逼人,心里还陡生一些怯惧。

飞雪之前,我们在山里一路走来,迎面遇见只一、二下山去的本地人,可谓凤毛麟角,路径全然陌生,旁无向导可依,大雪不知何时才止。我颇为迟疑不决,踯躅不前。马兄转身对我爽言:“你回去吧,我往前再走走。”说罢,他就又转身前行去,眨眼间,便被大雪吞没,消失在茫茫雪山。我,则在茫茫雪山中间,茕茕孑立,孤孤单单,前不见村,后不挨店,四顾苍苍,山林黑嘘嘘,雪花不绝飞,雪落嗦嗦,我心阴沉如天色,麻乱如乱雪飞扰,加之口渴肚饥,体乏力困,更为迷茫,犹豫:是前行,继续攀爬?还是后撤,下至峪口?心中争执不已,一个念头嘀咕“快下山,面临的困境就会消失”,另一个念头呐喊“别停下,继续走。人家能行,难道你不能吗?”我往下看看,朝上望望,环顾几下。这里,不容停留太久,不容考虑太多,只不大功夫,我便心意已决:“继续前进,往上登攀!”默默地抬起腿,迈开脚,朝向山上的小径走去。迎面扑来的雪花更大,更密实了,雪落山中的声音也更紧密,清晰,响亮了。

走着走着,刚转过一个临谷的山径弯口,猛然眼前隐约出现一只庞然大物,虎,熊,还是什么大兽,蹲立着,还是半卧着,黑嘘嘘野兽轮廓,雪花落在它头上身上,耳旁似听得有异样声音,我一惊,毛骨悚然,本能地快疾后退几步,与它拉开距离,躲在一块巨石背后,目不转睛注视着,又慌乱地思忖防御、搏击的法子。过了会儿,没见它吼啊叫啊,猛扑过来,也没见它有什么动静。我一心急着离开此处,快往前行,追上马兄,就顾不了太多,自己壮壮胆,直直向前奔去。随后,都一直惶恐不安,久久摆脱不了后怕。事后,细细思量:也许是野兽发慈悲吧,也许是天助我也,也许是它就是一个错觉,幻影吧。

不要回头,一无返顾,我朝山上疾步快走……。时间不能说太长,不知何时,也不知我身处何处,小人似的雪片全都隐身了一般,大雪停了,就像一群白鸽,白天鹅停止了飞翔,全都飞落在这山梁、谷涧、草木上。天空,山谷,林木,很快散退阴沉迷雾、寒气。我暗自惊奇,庆幸,加快脚步前进。仅仅过了一会儿,云雾将散尽,红日当空,光辉普照,似舞台置换布景般神奇,山中上下,万千景物,染金描红,金、银、绿交相辉映,静美灿烂,色绚眸眼,情暖心扉。无意间,仰头向东南方,突然望见鸡峰山主峰,啊!若近在咫尺,身躯至伟,从底到顶刀削斧劈一般,挺拔高耸,巍峨无比,恰似一柄青锋长剑,刚劲锐利,熠熠生辉,气势磅礴,力蕴万钧,直插云霄,几缕雾云如缨,悠然萦绕山腰。

唐代诗人刘禹锡在他的《竹子词》中写道:“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这是一奇景奇情,被后人传颂不已。而我,一名普通学子,安居山城宝鸡攻读大学学业,一不小心,也在这鸡峰山中经历了雪飘雪晴的奇景奇情,体味了一把在关中平原不会遇见,无法理解的奇景奇情。这正是:

山下晴暖山上阴,

山中半日历冬春。

雪落雪停韵天然,

万千景色总销魂。

此时,我也才发觉,我已登至主峰脚下。一不坐,二不休,一鼓作气,向前进发。脚步变得轻快起来,拾阶顺级而登,攀上一个高高岩台,竟走到主峰腰间一座佛寺,在这儿也终于与马兄会合,寒暄再三,分别感觉良久,见面感慨颇多。这座庙宇位置自然偏僻,风格却很独特鲜明。它依山而建,石木结构,前屋后殿,上下照应,疏密相间,寺舍简而不繁,殿堂质朴庄重,寺内窄狭院庭,几株古柏苍劲高大,香客不能算多,登山者多在此驻足休息,有心人常净心上香,许愿。整个寺庙,建筑古朴,年代久远,环境幽清,氛围肃穆,香烟袅袅,白天可听山林众鸟啼叫,黎明即闻山顶神鸡报晓,住在这儿修行的僧人日夜还可吞吐仙气神雾了。看来,大文豪苏东坡任职风翔时登游鸡峰山后,所写诗句“鸡峰云霞古,龙宫殿宇幽”,诚然是此山实景的写照。马兄分明与寺中僧人已几分熟悉了,就介绍我给他们认识。寺内僧人不多,但看得出他们人人平静和蔼,相处平和融洽,话语不多,安分守己。看见我们这不速之客造访,绝无嫌怨之意,倒显宽容和善,安排我们在佛堂外廊道休息,用小布碗盛上用山泉烧的开让我们饮用。知道我们人困马乏,饥肠辘辘,做头儿的一位僧人,便特地吩咐年轻僧人,从他们已做好准备食用的斋饭锅、盘中,给我们“分一杯羹”出来,让我俩人和他们一同围石桌而食。斋饭就是斋饭,无肉无荤,油水零星,玉米白粥,糊糊稠稠,普通蔬菜被切成细条儿、碎沫儿,主放佐料只是盐。我们吃的比任何一餐都格外甜香。

饭饱劲足,按捺不住兴奋,我们告别僧友,离开佛寺,开始登顶,大有那种向珠峰顶端冲刺的感觉与豪气!最后这一段登顶途程,距离不太长,却是最陡峭最艰险的。我们,还有一些先行进山的青年游者,各卯着劲,好似竞赛,不断攀,爬,蹬,抓,拉,渐渐向上提升,也不断地看到越来越宽阔,越来越辽远的空天,俯瞰则危临深不见底的渊谷,来时山路蹊径也隐没无迹,层层峰峦,渐露雄姿,云天又似向我们低垂。没有用太长时间,我们便登临鸡峰山主峰顶,站立这巍巍顶峰,岂只蓦然而生“一览众山小”的感慨,同时倍感人类的渺小,鸡峰山主峰翼展气吞山河之势,绵绵群山此起彼伏,云霞呈祥,绚丽无比,极目之处,山天相接。

瞰望周围,数块巨石卓然凸出,凌空悬垂,飞来石,推说乃天外飞来之陨石;蘑菇石,与周边古树、丛草、野生蘑菇相映成趣;神龟探海石,似一只巨龟浮游于茫茫云海上。北望关中,西秦大地尽收眼底,渭河若一条银亮的飘带向东缓缓飘去。更激动人心的是,终于,我们见到了闻名遐迩,追寻已久的那只神鸡、宝鸡了:铁质铸造,造型精美,栩栩如生,雄健奇特,身阔体大,鸡冠突扬,长尾高翘,目光炯炯,精神抖擞,挺立山巅,振翅若飞。在阳光照耀下,它好像一只金鸡,昂首向天,向宇宙,向人间,啼唤鸣唱。忍不住,用手去抚摸,掂量,好重的份量,有近百斤。它头朝向西北,传说,鸡头扳向哪方,哪方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它无疑是宝鸡城市的标志,也是善男信女的崇拜物。据说,这只铁鸡铸于清代道光29(公元1849),距今已有169年了。

关于鸡峰山的胜景,《宝鸡县志》这样记写:“鸡峰插云,县境峰岳奇,唯鸡山为最;......云绕峰腰,触石时呈五色,鸡栖山顶,惊人只在一鸣。”鸡峰山景点繁多,美不胜收,号称有三十六景,除我们已游经典景致外,尚有灵官神池、鹰愁峰、鹞子翻身(据说:它位于东峰以北的一处险地,险危如华山东峰之鹞子翻身,由此下去可达道教三清宫。东峰顶有铁铸盘古氏、天皇氏、人皇氏、地皇氏神像)、三清宫(据说:宫观内供奉着原始天尊、太上老君、灵空道君之神位〉、唐王棋盘等,都是我们所未抵达的。天色不早,我们便速速下山,晚间始返至校园。

后来,我还重游过一次鸡峰山,是作向导,随班上一拨年龄不差上下的男女同学去的。但唯这次初游鸡峰山,虽距今三十七年,我却一直以来难以忘怀。鸡峰山,无疑是宝鸡人心目中的圣山。而今,更流行一句话:“不上鸡峰山,不算宝鸡人”。鸡峰山多年前我曾就这段旅历写作成文,怎奈一时想看,却不知收在何处。索性我很乐意重写一遍,再登游一遍,如今回忆起,仍历历在目,仿佛昨日。我与马兄毕业分手,他去了陇西甘肃金昌,我回到东府河西,一直也未得谋面,每每忆念起,他与我同舍,同学,同游的情景,也仍清楚可见,可感。可以说,北宋文学家王安石记写在《游褒禅山记》里的遗憾,在我这一次初游中,是避免重蹈覆辙了。

虽然,当时我并未想及王安石文中慨叹的人生哲理。人生在世,应该也必须经历磨练,少言慎语,多行多践,多些坚毅,胆识,勇气,探险,从中渐次总结,悟道,不可读死书,死读书,只关注、囿于书本、理论、其他框框,脱不掉“三寸金莲”。人生有目标固然重要,但实现目标更重要,岂能一蹴而就,需要其他综合实力,行胜于言,实践才能出真知。智、勇、文、武,定当共修并进。人生短暂,人生不易,惟再三珍重之,方能行稳致远。

 

 

2018.6.3草拟12.14.修定


标签:游记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