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王金桩:时近年关话年味

时间:2019/1/4 22:16:46   作者:王金桩   来源:同州网   阅读:75   评论:0
内容摘要:戌年将尽,亥年即临。时光匆匆,一年一年疾驰如飞,狗年一晃而过,该办的事还没办完,该想的事儿还沒想好,转眼已到年终,猪年马上来临,真是光阴荏苒,岁月无情啊!每逢年关,人们总会瞻前顾后一番:去年的收入如何,今年如何创收,狗年没挣下大钱,猪年如何挣大钱……追昔抚今,林林总总,不外乎钱钱钱。年关的话题无非就是谈钱,说来无趣,听...

戌年将尽,亥年即临。时光匆匆,一年一年疾驰如飞,狗年一晃而过,该办的事还没办完,该想的事儿还沒想好,转眼已到年终,猪年马上来临,真是光阴荏苒,岁月无情啊!

每逢年关,人们总会瞻前顾后一番:去年的收入如何,今年如何创收,狗年没挣下大钱,猪年如何挣大钱……追昔抚今,林林总总,不外乎钱钱钱。年关的话题无非就是谈钱,说来无趣,听来无味。每每如此,我便回想起儿时的过年来。

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归天,上天言好事,下凡告吉祥。这一天是农历小年,从二十三日起,春节年味渐浓。春种秋收冬藏又一年,冬季农闲,正是农村人筹备年货的好时日。爷爷把大门外,庭院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用锨把门前的地面修整得光光平平。妈妈用白泥和成浆水,将灶台,灶房的墙壁刷得白光发亮,昔日烟熏得乌黑的灶房,焕然一新。卫生工作搞得这么隆重,让人觉得似乎家里将过什么大喜事一样。父亲隔三差五买回大肉,大米,食油,新衣服,鞭炮等年货。又从学校捎回一撂报纸来,把屋子来个年终大扫除。墙面,屋顶,火坑齐扫一遍,再把报纸一张挨一张贴在火炕的围墙上。墙上贴上几张新年画。顿时房内光亮了,感觉什么都是新的。要过大年了,我心里高兴极了!

那时候,渴望过年,从元旦始,我便掰指盘算着过年的曰子,老觉得日子过得太慢太熳,只想一睁开眼便到了大年初一天。当时,生活困难,缺衣少食,孩子们单想着自己的美事,过年能吃好的,穿新衣服,能有压岁钱花,还能快快乐乐玩。生活对大人来说是严酷的,虽然日子艰难,但是人们的生活态度是积极向上的,苦难的生活中,人们的骨子里有一种苦中作乐的情怀。乐观豁达的性格支撑着人们笑面人生。这给当时的生活无形中平添了许多乐趣。

无论本村抑或外村人,人们见面时脸上老是洋溢着笑容,青壮男女打情骂诮随意而亲切,中老年人聚在一起,侃侃而谈,总是乐呵呵的。那个时候的人们毫无消极悲观的神情。

不必说新年到,穿新衣,戴花帽,小姑娘要花,小伙子要炮的陈词滥调,单就新年的浓浓的味道,也让人向往着过年。

大过年,家家如是,无比隆重。快到除夕,小孩们沉浸在过年的快乐之中,接二连三的,村子里传来零星的炮仗的炸响声。父母亲忙里忙外,家里物件擦拭一新,整理得井井有序,桌子柜子荼具一尘不染。新糊的白纸窗格里,添加了妈妈的剪纸画。纸画有鸟兽虫鱼梅菊竹兰,有寿桃,福,春字等,曾记有一年,妈妈剪了一个大红雄壮的公鸡贴在窗子上,公鸡真乃吉祥之物,它给我家帶来福气,那一年风调雨顺,诸事大吉!剪纸不光好看,它点缀出春节的欢喜情调,增添了大年的浓烈味道。

妈妈和姐姐在灶房里忙得不亦乐乎。白馍蒸了一大蒲篮,炸的馓子细而长,盘在一起金黄发亮,吃在口里脆而不腻。炖大肉,包包子,包饺子,妈和姐跑前转后忙并快乐着。爸在客厅忙着写春联。他先把早已备好的大红纸裁好,然后放在桌面上,用粗而壮的毛笔饱蘸黑墨,游龙走凤,挥洒自如。写完,自我观赏一下后,叫我帮忙张贴。大门,二门各自贴上一幅春联后,我发现家瞬间蓬壁生辉,新年的味道更浓了!

大年除夕,一家人高高兴兴吃过团圆饭后,围坐在火炕上说东道西,其乐融融。那个时候,农村还没有电视机,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这一晚叫守年夜。听爷爷讲守夜必须有规程:睡得早,变杂草;睡得迟,变黄驴。爷爷说,这一天晚上不能早睡,早睡的人会变作杂草。也不能迟睡,睡迟了会变成黄驴。这么一来,吓得我连打旽的胆都没有了。听爸爸或爷爷讲各种神话故事,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倒觉得很有趣味,瞌睡虫始终沒来叫我入睡。

从除夕至正月十五曰,白天晚上都有秦腔戏演出。村子中央有戏院,戏院内有一高大的戏楼。逢年过节,戏院子成了最聚人气的地方。

锣鼓咚咚当当一阵响,村里的男女老少从四面八方涌进戏院来,不大一会儿,台下已汇成人海,只见人头攒动,人声嘈杂。成百上千的民众围拢在戏台下面,等待秦腔戏开演。这样的场面如今少见,但见戏台下人山人海,好不壮观!《铡美案》、《三滴血》、《十五贯》、巜火焰驹》成了多年的老曲目,人们百看不厌,耳熟能祥。村民们文化生活少,对这些转圈圈上演的秦腔戏乐此不疲,有人确实痴迷秦腔戏,逢演必到。大部分人都是来凑凑热闹。总之,每逢过年,村里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戏楼。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可以在这儿寻到各自的乐趣。当年,秦腔的确丰富了村民的文化娱乐生活,另一方面,因为戏台下人多,大伙来基本上都是图个热闹。热热闹闹本是年的味道儿。

大年初一,大人小孩穿着一新。小孩子追逐嬉戏,谁家燃放鞭炮,便会跑聚到谁家门口,随着劈劈啪啪一阵震天响,孩子们一涌而起冲向门口,捡拾未燃爆的炮仗。大人们三三两两悠闲地坐在阳光下,一边晒太阳,一边你一言他一语地谝闲传。虽然家家曰子都不富裕,但是在这欢庆的春节里,没有人会哭穷,也没有人夸福。大家对彼此的家况心知肚明。大伙尽言吉利开心的事,处处呈现出节日快乐的氛围。这些更加深了浓浓的年味。

如今,虽然物质生活与过去比有天大的差别,物质极大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但是人们精神生活令人堪忧。逢年过节村落冷冷静静的,人与人之间好像隔着一堵墙,关系平谈,态度冷漠,很少有过去人们相互间的信任与热情。

如今过年,虽有过去人们过年的式样,但是如今过年,似乎缺少了过年的许多内涵的东西。过年时节不再热闹了,人们对过年的热情已淡化了。由是,不免令人感叹:如今的过年,年味没了。

那么,请问:年味哪儿去了?

 

年味到底在哪里?

 

 

年味在哪里?

年味在孩子的戏闹里,

欢声笑语叙说着年的味道。

年味在大人的忙碌里,

赶备年货洋溢着年的味道。

年味在喜庆的春联里,

红纸金字诉说着年的味道。

年味在脆响的鞭炮里,

劈劈啪啪吟唱着年的味道。

年味在欢庆的鼓点里,

咚咚咚咚欢送着年的味道。

年味在妈妈的饭菜里,

美味佳肴吐露着年的味道。

年味在妈妈的窗花里,

大红公鸡彰显着年的味道。

年味在爸爸的笑脸里,

憨憨笑意表达着年的味道。

年味在哪里?

年味在人们的欢笑里,

年味在声声的祝福里,

年味在团圆的话语里,

年味在拜年的氛围里,

年味在访友的问候里,

年味在春节的欢庆里,

年味在人们的记忆里。


标签:王金 近年 年关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