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任钰:年味

时间:2019/1/29 21:25:43   作者:任钰   来源:同州网   阅读:247   评论:0
内容摘要:年是有味道的,这味道就是浓浓的年味和充满温情的乡土人情,一大家子团聚,子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走亲访友,共话家长里短的人伦之欢。可是,不知这些年来,是年味淡了,人情味淡了,还是随着一岁一年的年龄的不断增长变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或许是由于工作生活的节奏太快,压力不断加大,使人总感觉到这过年越来越索然无味,劳神费心了,便也...

年是有味道的,这味道就是浓浓的年味和充满温情的乡土人情,一大家子团聚,子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走亲访友,共话家长里短的人伦之欢。

可是,不知这些年来,是年味淡了,人情味淡了,还是随着一岁一年的年龄的不断增长变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或许是由于工作生活的节奏太快,压力不断加大,使人总感觉到这过年越来越索然无味,劳神费心了,便也不由得让人想起儿时在老家过年的那种简单轻松又让人难以忘怀的浓浓的年味。

过年回家、回家过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过年就意味着回家,回家就是为了过年,这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是在外工作生活的当儿女们的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更是留存在我的记忆里最深处的亘古不变的、无法抗拒的诱惑和心灵归宿。老家就是爹娘、爹娘就是乡愁,故乡是安放我们的灵魂所在,是魂牵梦绕的地方。过去,我们几乎每年都要回家过年,回家团圆过年就是想吃妈妈亲手做的可口饭菜。儿女团聚、子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人伦之欢也是父母最期盼的时刻。可如今,随着城镇化的不断加快,大家纷纷都抛来土地,在外打工。

和父母在一块过年,哪里过也觉得很幸福。父母在,家就在。城里的家是我的家,可是,我又总觉得这不是我的家,我们的家在哪里?在农村、在老家,因为我的根脉在哪里。于是,我还总是想着在老家过年,糊窗子、贴窗花、贴年画、写对联,置办各样年茶饭,年三十晚上在当院放火堆,围坐在大土炕上玩玩,熬夜守岁…….这些红红火火的过年场景总是在我的心头萦绕。如今,回家过年已成了我们奢侈的向往,成为记忆中的影子了。老家已离我们愈来愈远了,那儿时记忆中的田园式,古朴、可亲的家园以变得人去房空了。

今年我不知道会怎样过年,爷爷不在了,心情会不好吧。想象着,每年三十儿下午早早就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摆得满满一桌,家人们叫长辈入座,爸爸们为父母敬了酒,磕了头后,弟兄几个便开始喝酒聊天,话匣子打开后,都是这可是我的心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空落落地,总感觉不到我们小时候,父母买一百响的鞭炮,拆开一颗颗分给我们几个,然后一个个点燃扔向空中炸响的那种高兴劲。春节晚会也好似一年不如一年,越看越乏味。堆满桌子,茶几上得菜肴、瓜果几乎无人问津,再也感受不到儿时一大家子人围坐在土炕上,那时虽然没有过多得鸡鸭鱼肉,反季节大棚蔬菜,没有电视,人们谈论亲切,仅凭一盆猪排骨、一碟花生米、虾片、几壶老黄酒,人们也吃喝得津津有味、其乐融融,共话来年里都种什么地,怎么种。如今,他们早已不拉这些种庄稼得话题了。话题里都是谁今年挡石油道路弄了多少钱,谁上访告状把那个干部整怂了,给了多少好处。他们或扎堆赌博,或高谈阔论,或满腹牢骚,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懑和烦躁,或抱着手机聊天,玩游戏、抢红包,谁也不愿去过问老人的病怎么着,谁来照顾…过年,已成为小时候的殷切的期待了,也没有了装在口袋里几毛钱压岁钱的欣喜了,过去过年让人欢天喜地,现在却让人百无聊赖、唉声叹气。

年味是父母的殷殷期盼,是常回家看看的再三嘱咐,是对美德的竭力弘扬,是饱含人们对吉祥如意的向往,对和谐美满的渴求,对至善至美的执着追求,是洋溢着人情味的文化传统。父母在,家才在,才能留下浓浓的乡愁,浓浓的年味。

 

作者:任钰,陕西大荔人。爱好散文创作,有不少文章发表于《沙苑》、《潼关文艺》、《潼关文学界》、《华山文学》等等。


上一篇:田健民:过年
下一篇:回家蒸年馍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