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面包会有的”,一切会好的

时间:2019/3/3 21:27:11   作者:段宝林   来源:同州网   阅读:138   评论:0
内容摘要:“面包会有的”,一切会好的段宝林门外响起撑放自行车的声音。虽然,晚饭后西操场吹练小铜号的乐声,长长短短极不规则地传过来,建筑工地料架起降的响声格外刺耳,近处人行道上,水笼头前,学生们三三两两嬉笑着,谈论着,但我不加思索地判断“宝英回来了”。她撑放车子发出的声音干脆有力。两年了,她先拖着孕腹,而后又一手把女儿带大。虽说婚...

“面包会有的”,一切会好的

段宝林

门外响起撑放自行车的声音。虽然,晚饭后西操场吹练小铜号的乐声,长长短短极不规则地传过来,建筑工地料架起降的响声格外刺耳,近处人行道上,水笼头前,学生们三三两两嬉笑着,谈论着,但我不加思索地判断“宝英回来了”。她撑放车子发出的声音干脆有力。

两年了,她先拖着孕腹,而后又一手把女儿带大。虽说婚前我们热恋之中,她就暗自下定决心,并直言告诉我这个“教书先生”以解我后顾之忧说“再苦再累也不怕”,可是婚后生活、工作、家务的重负压在她身上,她消瘦了,太消瘦了,脸庞明显松驰下来,多少次她的休息时间,都在”乖、乖”“乖、乖”哄抱孩子中度过,多少次她站起险些晕倒,多少次我紧握她的手,相对无言。

天生一副菩萨心肠,又勇挑重担的她,对于别人厚道大方,可对待自个儿实在算是一个吝啬鬼。价格贵的日用品,从不理睬;街市的饭馆,很少光顾。一角钱舍不得一次花掉,六分钱一斤的大葱只买半斤。记不清有多少次,为了她的节俭,她的自我刻薄,我生她气,我尖刻地讽刺、挖苦,而她总是强撑着瘦弱的身体、不足的精力,微笑着对我说:“会好的,会好的。”

岳母大人深知自己女儿受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半个多月前,跑前跑后,找到西街刘家巷一户十分亲近的亲戚,说好了把自己女儿的女儿托放在她们家一段时间。这家亲戚,住在巷子中间,门朝东开,独家独院,虽是农家,可农忙时,老太太几个儿子儿媳,出嫁了的女儿动起手来,再多的活儿不愁干。眼下已入冬,农事不多,一家老小轻闲下,孩子一来,顿添无穷欢乐。老太太总管照顾孩子,晚上让孩子睡在炕头自己身边,往日的孤寂一去无影。白日,这个抱抱,那个领领,这个孙儿抖抖,那个孙儿哄哄。没到饭时,老太太给加点餐,煮鸡蛋牛奶什么,饭点到了,这家那家,这样那样,花样繁多,孩子应接不暇。于是,女儿瘦弱的脸蛋渐渐鼓囊起,红扑扑的,见人说话口齿也伶俐了许多。老太太对我岳母说,孩子一整天一整天,不见爸不见妈,也不想爸不想妈,玩儿的可欢实了。

我的妻子,女儿的妈妈,她太感空寞了,女儿穾然离开,使她太不适应了。那几日,她坐卧不宁,饭量变小,夜梦多是关于女儿的,甚至想念女儿想得害下了心病。我陪压抑不住的妻子去刘家巷看女儿,母女俩欢喜见面,却一个哭泣不放手,一个心痛泪水眼眶里流。

半个月过去了,妻子的身体慢慢恢复过来,工作顺当起来,生活有了节奏,走起路来,做起事来,也如以往风风火火,精神抖擞,说起话来欢言笑语。妻子终于按捺不住,决意要我与她去到那小巷,一同把女儿抱回了在学校的家里。她设想继续在我协助下,再另雇请保姆,自己亲自带。

你瞧,刚进房门与我打了声招呼,她就快步走到床边,端详安静熟睡中的女儿了。过了一会儿,又轻轻走过来,蹲下来择拣蔬菜,洗菜,切菜,挤开我这忒不称职的“厨子”到一边去。忙活了一天的妻子,小屋子干起活儿来,轻手轻脚,却灵巧麻利,生起阵阵旋风。做统计工作,听纺织机器轰鸣了一天,还不烦不躁,又给我小声讲起车间有趣的人和事来了。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