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求 学 记  (第三章)          

时间:2019/11/20 23:07:59   作者:朝阳   来源:同州网   阅读:26   评论:0
内容摘要:求学记(第三章)第三章到重庆去(一)行走宝成线大约经过三个多小时车程,车子到达位于西安火车站斜对面的省汽车站,下车,提皮箱走到火车站售票厅,排队用录取通知书买好半价硬座车票,办理好托运行李手续。这下心才安稳多了,就近转转看看,用餐,检票进站。天已黄昏,上车,车厢里没有空调,车窗都开着,一会儿,列车满載旅客,车轮就滚动起...

求学记(第三章)

第三章到重庆去

(一)行走宝成线

大约经过三个多小时车程,车子到达位于西安火车站斜对面的省汽车站,下车,提皮箱走到火车站售票厅,排队用录取通知书买好半价硬座车票,办理好托运行李手续。这下心才安稳多了,就近转转看看,用餐,检票进站。天已黄昏,上车,车厢里没有空调,车窗都开着,一会儿,列车满載旅客,车轮就滚动起来,一直向西开拔。当时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有高低速多条铁路线入川、抵渝,只有这一条铁路线从西安直达重庆。我倚靠车窗,旁若无人,两眼朝向东北方向,默不作声,若有所望,若有所思,很久心灵才渐渐随车轮驿动。

经停秦故都咸阳、兴平、武功等车站,夜幕完全降临,渭河水静静朝东流淌,要流到家乡,流到三河口去,我却默默逆流而上。再西行,经过周朝姬姓祖居发迹地岐山、虢镇等站,至宝鸡站停靠。宝鸡,这八百里秦川最西端城市,由南面、西面秦岭,北面渭北高原夹裹,渭河穿流而过,南北两岸,街道建筑,工厂车间,城市灯火,如此熟悉,亲切,不只是这座城市名字与我有情缘,特别是,它是我第一次上大学,求学苦熬过四年的山城,心里涌起一阵热潮。

长夜深沉,车厢消去喧嚣,列车向南转弯,穿越在国家几十年前进行三线建设时修筑的著名宝成铁路线最险塞的秦巴崇山峻岭隧道间。在秦岭站短暂停留,看见车站高墙上“秦岭站”几个红字,我很兴奋,这里是多年以前与同学来过,登山、踏青、野炊的地方。凤县,莫非真有一只被盛传几千年,神秘而美丽,隐于深山跃跃欲飞的凤鸟?这儿也是嘉陵江源头所在,江水由此地东北代王山谷出发,吸纳万千河溪,大的支流就有西汉水、白龙江、渠江、涪江,一泄将近三千里,稍转陇南,回归陕南,然后,自北而南纵贯四川盆地中部,经川东北广元,川中南充,广安,在重庆朝天门汇入长江。而自凤县到广元一段,恰好为嘉陵江上游,铁路线也大体沿此江道走向。列车行经两当,徽县,甘东南地界,素有“秦陇锁钥,巴蜀咽喉”之称,心知系平生第一次出省之地。身旁的人大都睡去,有的鼾声阵阵,我睡不着,聆听车轮与铁轨有节奏前行的声响,仿佛聆听优美动人的小夜曲。平常熬不了夜,此时必须得熬,困极了才身不由己似睡非睡,朦胧中被女乘务员“略阳站到了”,“阳平关到了”等喊声一一喊醒,心里念想初次到了汉中地界,到了陕川交界的史上名胜关卡。过广元时,只看到四周影影绰绰,似乎壁立狭绝的山峦,心中念想着平生第二次出省了,身在剑门,进入四川了。年长十几岁的同窗,李白诗词专家,三峡大学教授康怀远,在他撰写的《〈蜀道难〉是李白在蜀地的作品》一文中,提出了新的考证意见:此诗,应是李白青年时游历剑门一带之后所写,非进入关中后写作。离开广元站,天色渐次明皙,高山遥望,平原近前,视野开阔起来,心里激动,确定就要到达慕名已久的成都平原了,且在剑阁与嘉陵江暂别吧。

过江油,李白故里,心生肃敬;经绵阳,新兴工业城市,起点不凡;到德阳,一个阳光美好的名字;11点多达成都,天府之国,古蜀国重镇,把控西南,数朝古都,物产富庶,文化灿烂。从广元到成都,这一段路程上,还有至今时常浮现在我眼前的大异于关中的蜀地美丽景色:铁路两侧密植一米多高夹竹桃树,碧玉妆成,红花朵朵,之外,林木葱茏,一重一重,稻田片片,熟稔金黄,男女搭配,收打稻米,炊烟袅袅,天地自然,农家没有院墙,农舍依势分散,河池众多,牛鸭成群,舟船时现。

(二)千里成渝线

没想到,成都下去那么多旅客,车厢立即空出大半,我的心似乎也随之空了大半,接下来时针还要嘀嗒绕走一圈,一千里成渝路程如何行走?可到重庆去的目标,还有父亲当年随解放军某部从成都附近的双流机场到重庆,一路驻扎、战斗、行军的情景,在我心中鼓动着,就像扬起的船帆受风力的鼓动,迅速消没了我大半的寂寞。

学文教文十数年的我,尚改变不了旅途上喜于观察的习惯,索性坐随向大致东南方向前行的列车,继续浏览川地下一程千里成渝线(当时重庆还未改直辖市,属于四川管辖)的地理名胜,也正好聊以自慰。资阳,名字就很帅气,这里有中国制造火车头——内燃机车的大型国企。内江,小时候便听说过,驰名全国的优良品种内江猪,就产自这里;此地还有“甜城”美誉,其种植甘蔗、制糖的历史久远、产量大,鼎盛时期糖产量约占全省百分之七十,占全国三分之一,眼看这儿的街道繁华多了,工厂明显比别处多,糖厂怕也不会少;看见这城市有江水奔流,当时我以为这江是内江,内江地名大概也由此得名,如今才知道,内江并非什么江河的名称,它距离成都五百里,位于成都平原东南部,沱江(即中江)下游中部,沱江自古在此地域行灌溉、水运之便利,古人曾赞写“万斛之舟行若风”,《内江县志》也记载,东汉时设汉安县,北周时设中江县,《中川十景》记云,“一水环抱九十余里,而邑居其中,故曰中江。隋避讳(隋文帝父名“忠”)改名内江,今仍用之。”隆昌,荣昌,无不散发着四川米粮川的兴隆,昌盛,富庶,繁荣。大足,当时我好奇,是怎样的脚,该有多么巨大,不久,知晓了大足摩崖石刻几万尊佛像中,一定有巨大的大佛双足吧,可现在知道完全不是那个意思,得名因为此地拜天所赐,丘土沃肥,众泽惠施,风调雨顺,大丰大足的意思。永川,川流不息,永不枯竭。

列车向南进入江津,天色早已没入了夜晚,除车站灯光一片,倍觉夜色茫茫,空气湿潮。

江津,应该是很有故事的地方,位于重庆西南部,因地处长江上游要津而得名,乃上游航运枢纽与物资集散地。此刻,我的心情八分喜,二分忧,喜的是,经历慢慢长途,即将到达求学的目的地;忧虑的是,列车越是行近终点站,越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总是不得到达;另外,到达终点站就几近子夜,人生地不熟,如何才能顺利抵达尚在几十里外的沙坪坝区的学校。列车在徐徐行进,灯影里瞭见九龙坡区、大渡口区字牌,灯光愈来愈多,愈来愈亮,好像沿着江边走,江面航标灯闪,舟船往来光亮移动,不知是长江,还是嘉陵江,时不时停留一下。可到底还是喜悦远大于忧虑,激动远大于劳顿,那就抖擞起精神,整理好行李,再耐心一点,等待投入山城的怀抱吧!

这正是:“秦川崇山通宝成,剑门云雾关阳平。天府一国天地阔,巴蜀千里日夜程。”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