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致敬最美的大荔,最美的你!

文艺评论

那晚,和父母一起

时间:2011/3/5 11:08:25   作者:月亮的笑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237   评论:0
内容摘要:年初二那天,我们去给父母拜年。晚饭后我对母亲说:“我们今晚不回去。”母亲高兴的说;“好啊,就想你们在家睡呢,你们先上楼看电视,我烧好热水后喊你们下来洗。”听母亲这样说,先生和女儿噌噌就往楼上跑,我在后
  年初二那天,我们去给父母拜年。晚饭后我对母亲说:“我们今晚不回去。”母亲高兴的说;“好啊,就想你们在家睡呢,你们先上楼看电视,我烧好热水后喊你们下来洗。”听母亲这样说,先生和女儿噌噌就往楼上跑,我在后面喊道;“跑那么快,你们干嘛去?”女儿拍拍肩上的手提电脑说;“赶紧的,下载了好几个电影还没有开始看呢。”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母亲打开液化气灶,开始烧水。我问母亲;“听别人说烧煤便宜,您咋不烧煤却要烧液化气?”母亲弯腰指着灶台下说;“你看,还有一百多个,我不想烧呢,煤熄了还要发,麻烦。”“嗯,要是觉得烧煤不如烧液化气方便,那您就烧液化气吧。”母亲说;“我算了账的,烧煤和烧液化气价格差不多。”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坐在母亲的厨房,想起小时候,家里没柴烧,母亲把稻草塞进灶膛,因稻草极难晒干,所以,每次烧稻草,家里都是烟雾一片,要是遇上起大风,那屋顶烟筒的烟雾就会被大风反灌进来,烟雾会熏得我们睁不开眼。我问母亲;“您还记得原来我们家烧稻草吧?”“记得,那时候哪有现在好啊,现在的人连木材都不烧了,现在的人享福呢。”“你原来老是羡慕外婆的日子好,现在自己的日子也很好了呀。”“是呀,那还不是沾了你们子女的光,要不是你们好,我哪有这样的好日子过。”说完,母亲冲我哈哈一笑。以前,我很少看母亲笑。我想,是生活改变母亲的同时,母亲也改变了生活。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说话间,水烧热了,我冲楼上喊;“下来,你们下来洗脚啦。”很快,他们匆匆下楼洗了又匆匆上楼去了。我洗完后,看母亲在拾辍着厨房,我便走过去帮她,母亲说;“冷呢,你上楼躺到床上去吧。”“不呢,收拾完了我们一起上楼看电视。”母亲听我这样说,赶紧脱下身上的围裙说;“没事了,没事了,我们上楼去看电视吧。”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和母亲一起关好了门窗。小镇的夜晚除了有偶尔的鞭炮声和天空燃放烟花的光亮外,一切显得宁静和安详。先生和女儿靠在床头看(山渣树之恋)。我说;哦,我在家看过了的。想起静秋和老三,心,便是揪心般的痛。他们的眼神清澈无邪,他们的爱情纯洁而凄美。他们让我看到了,原来,爱情还可以这样干净、这样唯美。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拉开玻璃窗,一阵刺骨的风吹来。无边的天空一片苍穹,充满了凝静与幽暗。远处,彩色的烟花残影从天空一点一点消失。过了一会,有烟花在天空绽放,随着怦怦声响,高高的天空瞬间色彩斑斓,一朵朵绚烂的烟花把这新年的夜晚渲染得更加的热烈和喜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关上窗户,掩紧帘布,房间顿觉温暖了许多。父亲坐在躺椅上看电视,一点也不清晰,画面上有几道道的杠杠在跳动。我盯着电视问父亲;“这么不清晰,不是装的有线电视吧。”父亲说;“嗯,我在屋顶装了一个锅,原来看蛮好的,这几天不知为何就不清晰了。”我说;“那锅不行了,就装有线电视吧,别舍不得钱。”父亲说“好,等过完年电视台上班了就去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躺在床上,母亲拿来吃的,用一个看着很喜庆的红铁盒装好放在床上。里面有南瓜子、西瓜子、葵花籽、还有各种糖果。我问母亲;“买了这么多吃的,花了不少钱吧?”母亲指了指床边柜台说;“你看,我还买了饮料,就是不知道你们喜欢喝啥,我就各买了一瓶。”我把我给带给他们的零食递过去,母亲说;”以后就别买了,我们老了也吃不了多少,你每次买的太多,我们都吃腻了。”母亲边说边从袋子里拿出一袋酥糖朝父亲递去。父母吃着东西,看着电视,我吃着东西看着他们,就想,以前他们过的苦日子,现在日子好了,要是一直能这样生活下去就好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窗外,除了偶尔的有鞭炮声外,倒也安静。先生和女儿还在看山渣树之恋,我和父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问母亲;“家里的电话费、电费、水费、街道路灯费、卫生费,我算了一下,每个月要大几十呢,你们要是住在老家,除了电费,其余的你们是可以不花的。”父亲眯着眼笑笑,继续吃着酥糖不吱声。母亲说;“住在这里每天都是有开支的,就连喝口水都要出钱,但是,我还是愿意住在这里,舒服呀!”我说;“那你们就多活几年,活到一百岁最好。”母亲笑笑说;“活那么久,还不把你们害死了。”父亲说;“活多久又不是我们说了算,那是要看阎王爷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和父母边吃边聊,过了很久,母亲说:“你困了吧?要困了你就睡下,我们也去睡了。”母亲说完,转身从隔楼上抱下一床棉被加在我们身上,又拿来扫帚把我们丢到地上的花生瓜子壳扫干净。做完这些,她掩上房门去后屋睡了。过了一会,她折回身站在房门口说;“你们只管睡,明天早上我把饭做好了叫你们起来。”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女儿和先生看完电视后睡了,我起身把灯关掉,外面已听不见鞭炮声,闹腾了一天的人们此刻仿佛进入了甜甜的梦香,周围一片静寂。迷糊中,好像听到一声两声的狗叫,偶尔,还传来鸡的鸣啼,怕是天快亮了吧?渐渐地,我沉睡了去……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一夜无梦。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