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致敬最美的大荔,最美的你!

文艺评论

不想说那档子事

时间:2011/3/10 22:15:41   作者:秋水云深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186   评论:0
内容摘要:昨天他的哥嫂为他侄子的工作事情来我家,因为他出差所以招待的事情由我办理。请他们去吃了饺子,饭后在一起聊家里事情的时候,我忍不住说起他的所做所为,讲到痛楚眼泪盈眶。他们劝我要忍者,等他年龄大的时候就会好
  昨天他的哥嫂为他侄子的工作事情来我家,因为他出差所以招待的事情由我办理。请他们去吃了饺子,饭后在一起聊家里事情的时候,我忍不住说起他的所做所为,讲到痛楚眼泪盈眶。他们劝我要忍者,等他年龄大的时候就会好了,就知道珍惜家庭珍惜我。我说那要等多久啊!八年抗战都结束了,我等了十年了,他比以前还疯狂,等待的结果是什么?我的人生就这样痛苦吗?唉!想一想这么多年自己过的日子,心口很痛,晚上时候都无法入眠。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2月13日早他的同志打电话约打麻将,直到凌晨回家。早晨我笑着对他说,今天是情人节,你们单位一定得开会,不是外县来人就是省里来领导,每个情人节、三八节你们都加班加点的陪客人。他听了说我埋汰他。上午十点左右给我打电话,说省里来领导开会,晚上要吃饭。我说那好吧!希望你早点回家。晚点五点钟时候我问他在那里吃饭,里面乱哄哄的,他赶紧说会早回去的。到了十点钟他的电话又来了,我知道这是不想回家的了,果然,他说所有的科长都没有走,要包房玩麻将。我很火说:干什么就直接说,不要找理由,每一个这样的日子你都是在外面过的,今天不会就不要再回来了。十一点左右的时候他回家,对孩子说外县来开会,要开三天会。但他只有14号没有回家啊!15、16号都回来。从那日起我们不说话,不交流,不理睬。后来我对说,如果他撑不住孩子结婚,那也无所谓,我们可以随时散伙。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2000年开始打麻将,那时候我说他知道点好歹,一次次的向我发誓不玩了,但一次次的食言。2002年我的父亲病重,在最后阶段每两天要有一个晚上去照顾父亲,我去陪护时候他就是玩,孩子在初二自己在家学习,我恨的咬碎牙都没有办法。临终那晚我因两天没有睡觉了,姐姐让我回家睡觉,晚上九点的时候姐姐说爸爸今天挺好的,你安心睡觉吧!我们都在。我心里知道也就这一两天的事情,孩子在那学习,他因为省里来领导了,陪他们打麻将。我给他打电话希望他回家,他理直气壮的说不能回,得陪领导。想一想我走了孩子一定害怕,因为他知道姥爷不行了。我坐着床上就睡着了,十一点时候电话铃响起,我的心咯噔一下,拿起电话弟弟告诉我爸爸不行了。我全身战栗着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我的丈夫--也是我的同学--背叛家庭与他一起生活的丈夫,对我说:你打车来接我吧!我听了骂他王八蛋,不是人。我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悄悄地的下楼,到了外面眼泪哗哗的流着,看小区门的大姨问我:你爸爸严重了,我点头应着。这是他打车到了,我们赶往大姐家,到了那里爸爸已经走了,最后一面没有见到。今生最大的遗憾爸爸临终没有在。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2003年孩子中考前,因为非典原因我们全部放假七天,他在七天时间有五天没有回家住,疯了一样在外面玩,第六天晚回来的时候我把他推到外面,我们在漆黑的马路上吵架,孩子在家学习,我不想让孩子分心。我蹲在马路上哭了一个多小时,我眼泪不能打动他,他无动于衷。我说不过了,孩子中考完我们就分吧,他说那怎么分家,家本来也没有什么,如果两个人分那就更少了,算来算去他说不合适,我们就暂且过着。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2004年为了陪孩子读高中,我在孩子学校里住公寓,这时候他经常的不回家,即使我发烧也不回,玩麻将是他人生的最大的乐事,陪他们局里那些女人玩更是他最大的乐事。他常常陪他们女同志玩扑克,玩一下午吃饭在玩,到了十一点不回家,让其他人给我打电话,要玩一夜的那种。那时候每个月给我500元生活费,我与他吵,吵到每个月1000元,但是有时候以单位有人情什么,扣来扣去的也就不交。他对我同学的母亲说,他一个科长,兜里没有钱让人笑话,但他没有说一个男人不负责、不养家那人家是不是笑话?即使这样的疯狂玩,还对我好朋友的丈夫诉苦,眼泪汪汪的说我不让他玩麻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2005年是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刻,高二时候孩子学习下滑,成绩不好,单位里与头关系紧张,可以说是四面楚歌,举步维艰。他对我已经到了无谓的境地,无论是什么时候,他都已外面那些事情为重,对我冷淡、冷漠无视我的感情和他的责任。那时我一面管理孩子,抓紧一切机会给他补课,把家里的积蓄花的差不多了,因为他给的工资也少,无法保障日常的开销。晚上常偷着流泪,失眠、焦虑终于把我击垮,那一年我得了高血压、心脏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那一年我们单位搞合作建房,我们需要商量定那个户型的房子,单位定房子的前一天他说和同志玩一会,我说那你早点回来,我们商量一下定那个户型的房子。他说不想回家了,我坚决不同意。回想一下前几天他说周五有聚会,提前就像我请假。在单位玩麻将我还没有去找过他,那日我决定去看看。打车到了他单位结果没有在单位玩麻将,手机关机。我知道去干什么了,后来打他的另一个电话,接电话说在外面吃饭。问:吃饭关手机干吗?曰:没有电了。问:在哪里吃饭,我去看看。曰:吃完了,就回家。电话那边很静,不是很多人吃饭,和谁吃饭不知道。回家我要看他手机,他不给看。问:不是没有电吗?怎么不让看。曰:就不让看,我刚回单位拿来电池了。问:我刚在你单位找你,没有看见你呀?呵呵!多么无聊,现在回想那些破事真是没有意义。主要的是我第二天定房子时候,定了一个小户型,害怕自己过大户型承担不了。定房子时候他漠不甘心,好像与他没有关系。接着他说我们两套房子,咱们两个一人一套。问:那孩子怎么办?曰:孩子十八岁就不用管了。于是我廉价卖掉旧房。为此,他大病一场,曰:我断了他后路。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2006年孩子高考失利,面对这样的情景我绝不能提离婚的事情,我们都承受不住了。接下来我们给孩子班上学的事情被骗,庆幸的是那是他很承担,面对这一切都没有埋怨我什么,和我一起追回钱款,我们这个家暂时回到了和谐时光。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2007年初因为向他要工资卡,他拒绝给,我们打到一起,我突发心脏病差一点死掉。几个好友知道把他怒斥一番,终于把工资卡交给我,并且把年终奖金也交了,用奖金钱换了一个电视。这一年孩子考上大学,与他所有的不愉快我暂且忘掉,只想好好的过日子,不去理会他那些事情,很多时候给自己宽慰。休息时候我基本在家,很少去逛商店,因为兜里没有余钱,上网写博客,在红袖写文章,那时候我很充实,自己也很快乐。他还是去玩,只是增加了一个项目酗酒,喝多时候回家进屋就骂我,第二天自己说不知道。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2009年时他干正事的一年,那年我身体不好,他很照顾我,好像我们又回到了重前。我们给孩子买了一个公寓,鼓励孩子好好学习,在外面玩的时候也相对少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好日子不是很多,现在他比以前还疯狂,玩、酗酒、吸烟,关心他的身体,让他不要做哪些事情,他只当耳旁风,无视你的关心。他认为下班就回家的人不正常,那样的人占少数。他们单位有一位姓岳的大哥,对孩子很好,精心给孩子做吃的,我夸岳哥时候,他说:你不要夸他,我们都瞧不起他。我无法说他的世界观是什么,对与错,好与坏,我们之间没有评判的标准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了,为了孩子我们都容忍到今天,已经很好了,未来的日子里我还要这样的生活吗?我问自己,我的内心很决绝,我不喜欢和这样的在生活了,他不会改变,我也不会,继续吗?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今天我把过去的那档子事述说了一遍,今后我不再说了,也不去回忆了。我让好好的生活!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