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致敬最美的大荔,最美的你!

文艺评论

父亲的口袋

时间:2011/3/19 22:54:39   作者:闫静云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202   评论:0
内容摘要: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生病,感冒、咳嗽,在村上的医疗站看了几天不见好转,父亲就着骑着那辆红旗牌的加重自行车,把我放在自行车前面的三角梁上,叮咛我手不要放在自行车头和拉闸的手柄之间,快速地骑到了现在已搬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生病,感冒、咳嗽,在村上的医疗站看了几天不见好转,父亲就着骑着那辆红旗牌的加重自行车,把我放在自行车前面的三角梁上,叮咛我手不要放在自行车头和拉闸的手柄之间,快速地骑到了现在已搬到咸阳的地区医院。医生看后说是要化验一下血才能确诊。父亲抱着我来到输血的地方,我看着医生用针在耳朵上钆出血来,年幼的我吓得挣脱父亲的手跑出了医院,父亲在后面追上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水果糖来,撕去糖纸放进我的嘴里,抱起我说:“糖一吃,爸给医生说让轻轻扎一上就不疼了。”我哭着似信非信地坐在那个高高的窗口,医生用针迅速地扎了一下,吸了一点鲜血。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痛。我用手在父亲的口袋里找了半天,只掏出几张单位吃饭的饭票,我问爸爸:“你的糖是从哪里来的?”爸爸笑着说:“昨天单位里有人结婚发喜糖拿了一个没吃”“你不喜欢吃糖吧?”父亲没有直接回答我却说:“我以后回家给你们变点好吃的。”好像是从那以后,他下班时经常会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瓜子或者花生递给我和弟弟,我们俩坐在门两旁的石头上,津津有味地磕着那时很是稀罕的零食。父亲每次把车子推进门后就会拿上锄头之类的农具下地,在落日的余晖中和母亲一起归来。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那时我和弟弟总会讨论:那瓜子和花生是从哪里来的?弟弟说“爸爸的口袋里会长花生和瓜子,”我不相信这样的回答,因为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里,父亲的口袋除了会长出花生和瓜子,还会给奶奶变出几个晶莹剔透的冰糖,她放一个含在嘴里慢慢品尝,那充满笑意的表情在我的记忆里慢慢散开,淡淡的甜味和诱人的瓜子一直陪我走进校园,变成了我需要的学习用品。父亲的口袋总能掏出让我们惊喜的东西来。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记得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大姐刚参加工作不久,单位的福利住房要买给私人。那天父亲从工作服里口袋里掏出一个手帕,叠的四四方方,他打开手帕的一角,又打开一角,露出一沓人民币来,有十元一张的,也有二十一张的,他取出那一沓钱来递给大姐说:“这是五百元,你买房时能用着。”大姐不要,说是家里奶奶年迈,我和弟弟上学还要花钱,她婆家答应给想办法。父亲说:“爸也只有这么多,儿和女都是娃,你就拿去用吧。”我记不清姐姐是怎样收下的,只清楚的记得父亲把手帕装回他那洗得发白的工作服口袋,告诉姐姐:“你在单位搞财务工作,一定要认真小心。咱人穷要有志气,不是咱的就不能装进咱的口袋里。”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二十一世纪,弟弟大学毕业后想在城里买个二居室的房子,父亲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几张存折递给弟弟:“这是我和你妈一辈子和积蓄,再加上厂里给发的住房补贴,估计你们买房也差不了多少,你都拿去吧。”我看着父亲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后笨拙地装了进来,年迈的胳膊活动起来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灵活,手帕在他的口袋边缘里露出一个角来,父亲满脸皱纹的脸上带着笑意说:“你把房一买,我和你妈也就放心了。”那装满了我儿时盼望的瓜子和花生口袋里再也没有我的愿望,可能再也没有什么惊喜能掏给他的儿女。那曾经给予我们姐弟无数关怀的口袋里除了一个旧手帕,除了父母对儿女无私的养育与奉献,只留下一个空空的手帕,留下我们做儿女无以回报的感激。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