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艺评论

凌乱的心

时间:2014/11/16 22:12:23   作者:稳健   来源:同州网   阅读:1366   评论:0
内容摘要:(1)丁明独自坐在一家小饭馆呆呆的望向窗外,一手夹着香烟,一手端着酒杯,眼神却没有离开这外面那冷清的街道。这天暗暗地沉着个脸,他此时期盼着能来上一场雪,世界白刷刷的一片晶莹和雪白,那将是多么的安静和自在。他曾告诉过我:他喜欢冬天的雪,街上行人寥寥,雪落无声。那天分开时,他对我说:“如果天再冷点,人们都在屋子享受着温...

1)

丁明独自坐在一家小饭馆呆呆的望向窗外,一手夹着香烟,一手端着酒杯,眼神却没有离开这外面那冷清的街道。这天暗暗地沉着个脸,他此时期盼着来上一场雪,世界白刷刷的一片晶莹和雪白,那将是多么的安静和自在他曾告诉过我:他喜欢冬天的雪,街上行人寥寥,雪落无声。

那天分开时,他对我说:如果天再冷点,人们都在屋子享受着温暖,咱周末一起去趟乡村逛逛

行的,我用理解和赞成的态度回答。

丁明虽比我大岁,但有啥事喜欢我说我那时还在一个大专学校混日子在丁明心里,我整个就是一文艺青年,有事没事写上一篇暧昧的小文字,捧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沉浸其中,自己陶醉自己来着。即使出来耍,他也觉得我摆的架子挺自高,用他概括我的一个词——可爱。他这样讲时,我不清楚是不是真可爱,但我无心去争辩什么因为丁明对我确实挺好。我们当时有相似的遭遇,有点惺惺相惜感觉吧,他跟老婆离婚了,而我跟网友分手了。我当时不怎么难过,因为我还有这些丁明瞧不起的文字陪伴,没事自己再跟文字玩着;而丁明却不同,他没事喜欢上了出行,喝酒,抽烟,漫无边际的给我谈他的理想,他的家庭,最后再谈他的重点——丁明的女人。

我只见过丁明的女人一次,当时觉得他们挺般配的,性格蛮接近,身高也接近他的女人长得蛮漂亮。只是丁明在他的女人面前话比较多,唠唠叨叨的关心,比如:这道菜怎么样,我要把它学会、学精,让你以后要吃好一点,要注意休息等等。还有事没事给老婆爱保证,我猜这也应该是他们分手的一个原因吧。一个高兴与不高兴都说个不停,一个在旁边就像个观众似的插不上一句彼此没有效的交流,谁又懂得谁的心思,这感情还能自然的进行下去么?我那见过几次面的网友,一封又一封的情书满天飞,整天都是在网上:想啊,想啊,想的,最后,就是不见她的行动两年多都没有等到她来看我,黄花菜就这样凉了。

终于熬到了周末,我一大清早起床,匆匆的梳洗了下,室友们还七扭八歪的横躺在这晚上咯吱咯吱响的木板床上,直到我出门的时候,胖子还抱着被子,流着口水做美梦呢。

天公也作美,出校门没多久,如盐粒似的雪便开始飘了起来。街道上行人不多,校门口卖早餐的小贩还是比顾客多,等我赶到这家小二郎牛肉汤馆,丁明不知已吸完了几根烟,看到我,给我递过来一支,我没有接。

丁明开着他的比亚迪行驶在316国道,显得挺乐呵。他说:这次出行也是为了给我寻些创作灵感,丰富我的文艺细胞。就算是吧,我不由得苦笑,同是失意人,何苦自己欺骗自己来着。丁明知道我有点小聪明当时还特意交代我,希望我以后的文字能够提到他,能好好的美化他一番(六年了,远离了母校,远离了丁明,他是否还能看得到这文字)。

(2)

我独自望向车窗外,目光伸向远方,视线所能触及之处是依然在寒冷中挺立的一颗颗白杨,如一条条串起的白色丝带在这安静的冬季隐约可现。近旁早已风干的杂草丛显现出土地的坚硬,那一片东倒西歪的玉米秸秆孤独的站立,唯独铺了一地的麦苗才呈现出一抹绿意和一丝生机。嗖嗖的冷风卷起沙土飞舞那依然而立的村庄清晰可见,一溜房屋参差不齐的排列开来。农家人儿的门前冷落,柴堆一捆捆的摞起来,屋门紧掩。

“阿国,在想那个美女呢”丁明在拐弯的路口打断了我飞扬的思绪。

我看着丁明:哦,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萎缩。

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你们这些文艺青年,国家栋梁啊,我怎么都觉得萎缩,动不动就海枯石烂,山盟海誓。就说你吧,连个网友都哄不住,天闷着个脸,你这未来的大作家准备这样面对读者啊”

大荔县门户网站 http://www.tz269.com/
大荔县门户网站 http://www.tz269.com/
大荔县门户网站 http://www.tz269.com/
大荔县门户网站 http://www.tz269.com/
大荔县门户网站 http://www.tz269.com/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