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致敬最美的大荔,最美的你!

文艺评论

东一榔头西一棒子

时间:2011/3/27 23:25:45   作者:冀成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297   评论:0
内容摘要:(一)  今天上午我在办公室里可能是坐的时间稍微长了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腻感,也可能是与外面下大雪的天气有点关系,不只是我的精神状况不佳,连腰也感觉着麻痛麻痛的不舒服。  我坐在沙发椅子上,轻轻地
  (一)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今天上午我在办公室里可能是坐的时间稍微长了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腻感,也可能是与外面下大雪的天气有点关系,不只是我的精神状况不佳,连腰也感觉着麻痛麻痛的不舒服。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坐在沙发椅子上,轻轻地用双手捶了捶一会儿腰,感觉着好像是稍微好了那么一点,于是我便站起身来走到书橱跟前,伸手从书橱里抽出了一本书,随意地翻开一页,心想,我已经耐着性子一目十行地看了挺长时间的报纸,看得昏头昏脑的,趁着现在还不到下班的时间,不如干脆朗读一篇散文,或者是吟咏一首小诗,调节调节自己这种烦躁的情绪,说不定心情也许能畅快一些。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摇头晃脑的刚刚把这篇古代散文朗读到这儿,心里面突然之间就莫名其妙地起了火。无名的火焰在我心里越燃烧越厉害,几乎是弹指之间就烧得我的双眼都模糊了,烧得我的神志也有些不太清醒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当时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看见书本里那些方块汉字,一个个的都脱变成了活生生的小精灵,争先恐后地都拥挤着从书本里往外跳。那些从书本里跳出来的汉字,活像是孙大圣手掌上的那些小猴子,一个个贼眉鼠眼的在我脸前蹦蹦跳跳,大呼小叫,朝着我伸舌头,瞪眼睛,呲牙咧嘴,舞拳弄棒地吓唬我,弄得我眼冒金花,晕头转向,心里头乱哄哄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手中的这本书就算是一本再好的散文集,刘禹锡的这篇文章就算是再有什么好滋味,那个时候我也已经没有什么心劲再继续朗读下去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的这个狂放不羁,自高自大的灵魂,那一会儿也不知道疯到哪儿去了。我的肉体堆在沙发上,微闭着呆滞的双眼,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粗气。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的身体活像个泄了灵气的、软绵绵的大皮球堆在沙发上,似梦似幻地问自己:“这是怎么啦?难道是刘禹锡的这篇《陋室铭》给我点的一把邪火?不对啊!这篇文章才刚刚看了不到一个自然段,哪里就能惹祸出这么一股邪火?就算是我的思维敏捷,情感丰富,也不至于就能引发起我这么强烈的反响啊!难道是这段时间我练气功练得走火入魔了?那也不对啊!我的气功根底尚浅,还到不了走火入魔的层次。那是……”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生活里种种令人烦躁的事情,人生当中种种困惑我的情感,就像东海的早潮,一个劲的呼啦啦地冲击着我的身心,一浪刚刚退下去,新的一浪朝着我又铺天盖地地冲了过来。那些恶浪没头没脑地击打得我头晕眼花,浑身难受,弄得我的双眼也看不清了什么是天,什么是地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十分烦躁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六神无主的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蹦着高,跺着双脚,就在我急躁得快要发疯的时候,我的灵魂就好像是一朵隐形的彩云,冉冉地从西天外飘回了我的体内,悄悄地说:“你这个大傻瓜,怎么忘记了,二十一世纪是人类患有精神病笼罩的时代。你现在赶快把肚子里这些废旧垃圾统统地都吐出去。吐干净了,你的脑子就清醒了,心里头也就舒服了。否则的话,你就会被这团鬼火给烧成一个神精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是啊!心里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呗,整天憋闷在肚子里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在焖一锅红烧羊肉给谁吃。可我心里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话儿,究竟要从哪个地方说起呢?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去他奶奶的吧!管他老婆要嫁给谁,我干脆就来个草原上的老黄羊,撒开四个蹄子,闭着一双浑浊的眼睛,低着没有思想的脑袋,一股劲地乱跑吧。跑累了,或者是一不小心撞到山石上,碰得头破血流,也许就能昏头昏脑地躺在哪儿迷瞪一会儿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再说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一生,谁都会有几段残缺不全的荒唐梦,我没有必要顾虑什么,也没有必要担心什么,我想说些什么话就说些什么话好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今天我就老实巴交地琢磨琢磨自己,问一问自己心里这团莫名其妙的烈火,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燃烧起来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心里这团熊熊烈火从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来得迅猛一点、蹊跷一些。可当我冷静下来,脑袋里倒又并不觉得这种现象就纯粹是心理上的幻觉。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虽然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一个什么所以然来,但我仍然还是挺固执地认为这种心理上的幻象,并不是什么虚无的意想症,而是早晚都会在我的生活当中出现的事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二)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记得有个散文大家,前些年好像是和别人说过这么几句话:“好的散文应该具备四个条件,一是最能够触发我们感动的;二是最能够唤醒我们回忆起人生境遇和自然风光的;三是最能够引起我们深沉地思索的;四是最能够在语言和艺术技巧方面满足我们审美要求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一篇好的散文,确实是能够扑捉住人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刹那间涌现出来的那么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和情感,那种发自人们心灵的真情实感,确实是人世间最奇妙,最可贵的东西,而且还是有灵性的。那种有灵性的东西,并不是每个人一生当中都能够遇到,都能感悟到的事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每一个人的理智,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自己生活当中的一小部分。复杂的、大量的,自然而然产生的情感,人们平时所想象的那一些美丽的幻觉,那才是一个人生活当中的全部。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此生所追求的,不就是人类的真情实感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那些幻象吗?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凡是喜欢文学的人,几乎都有一个认同。李白的诗歌,都是从他自己的坎坷经历,善良的心灵里和敏捷的思维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那么一种浪漫主义思想的精灵。他的那些活灵活现的精灵诗歌,获得了许多人的喜爱和赞赏,所以人们称他为诗仙。仙,乃是天地之间自然而然形成的一个永恒的英之杰。可遗憾的是,李白活着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这个社会上,历朝历代都会有这么多的人喜欢品读他的诗歌,欣赏他的诗歌,又有这么多的人向往、羡慕他的人生。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杜甫的诗歌,是他用自己的那双千里眼和顺风耳,把他自己所看到的那一些现实生活里的人情世故,以及他自己所听到过的那一些凄惨、悲凉的人生故事,用他自己的那一颗善良的心灵和聪明的大脑,巧妙地构思出来的那些现实主义思想的诗歌,调动、启发了许多老百姓的情感和思想,受到了历代老百姓的崇敬,所以被人们称为了诗圣。圣,乃是宇宙之龙。杜甫这条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玉蛟龙,理所当然的也就成为了一个神奇的让人们可望而又不可及的诗歌偶像。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李贺的诗歌,是他从个人的生活圈子里和自己天生的那个蹊跷古怪的肚子里苦苦地搜集出来,然后再整合成型的那么一种灿烂的星光。他的那种凄清的情感诗歌艺术,轰动起了社会上一些儒雅人士的高度欣赏和深刻琢磨,逐渐的也就被世人称为了诗鬼。李贺是个人世间稀少罕见的有才华、有性情、有情趣、有魅力的诗鬼,他身上的这个鬼字,可不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那个鬼字。这个鬼字,实际上已经成为了诗歌精灵的一种特有的代名词。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他们这三个人的才华、智慧、心性和高傲的性格,可不是我们这些世俗之人所能够模仿的。他们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代奇才。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人生有失就有得,有得就有失。放下杜甫和李贺不谈,就说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李白,他终生所追求的是济世富民,可他的人生梦想失败的确实是挺惨,但他把对社会生活的希冀、困惑、失望……种种人生感受、感悟统统的都给化成了一篇又一篇的七彩诗歌,给世人留下了许多美妙的生活艺术和人生启迪,又有谁能说他不是一个成功的豪杰。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这个人从小就没有什么出息,也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可天生又是一个多愁善感,胆大包天的狂妄之人。自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没有我不敢去幻想的人生美梦,就没有我不敢想要说的大实话,也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敢去做的。我此生最大的希冀,就是自己这一辈子所写的文章,每一篇文字都是从自己的现实生活当中感悟出来的东西。至于此生我能不能做得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三)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长年累月生活在闹市的水泥匣子里,几乎和高山,大海,田野脱了节。每天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就是读书、看报、坐在沙发上喝清茶。每天下了班,回到家里吃完饭就是看电视,睡大觉。生活常年如此,人生实在是枯燥又单调。虽然我现在还不肯不承认自己是一具木乃伊,但无论如何我也不是一个生活得多么丰富多彩的人。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的思想从小就杂乱,灵魂就残缺,说话办事不用脑子,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全凭自己当时的那么一种感觉来忽悠,就连我所写的那一些文章也像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碎石头。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的思想呆板、陈旧腐朽,人生观念已经落伍于时代的潮流了。可滑稽的是,现实生活当中的我,确实又是一个思想杂乱、性情坦率、情感浪漫,心态变幻莫测的大男孩。我该哭的时候,我就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我该笑的时候,我就痛痛快快地笑一回。哭完了,笑完了,我该干什么去就干什么去了。现实社会生活原本就有很多的无奈,我想多了也没用。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人生的意义,说穿了,就是为了一个爱,为了一个博爱。一个人,只要成了家,有了孩子,情缘、生命,就不完全属于自己了。因为一个人不能光是为了自己的情感和幸福而不去顾及亲人的感受。如果社会生活伤害了你的情缘,即使不是你去主动找来的,那也是你的脾气、性格给造成的。按照佛家的说法,那就是天意,就是你上辈子所造下的情孽,让你这辈子来受尽情爱的折磨。一个人,如果想透了的话,人世间里这些真挚情爱的折磨,原本也是可遇不可求的那么一种明媚的忧伤。这种忧伤的幸福,也不是哪个人这一生当中想遇到就能够遇到的事情。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人生有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之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了善因得善果,种了恶因得恶果。不管我们是什么样的人,都应该放下过去,立足现在,面向未来。不能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一味地怪罪这个严肃、活泼、善良的生活,不能使性子迁怒于别人,更不能埋怨自己周围的亲朋好友。我们需要经常静思、洗涤自己的心灵,经常地反省自己,为什么一些麻烦恼人的事情总是喜欢和自己过不去?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在日常生活当中,我们若是存心有意的为了个人利益而去伤害别人,那就是你的思想出了问题,人品卑鄙。我们若是不思前因后果,不知悔改的继续造孽,那是绝对不会有什么美好的生活。人格卑鄙,性情邪恶,良心得不到安宁的人,他们的灵魂是永远都没有什么好地方可以居住的,他们生生世世都不会得到什么幸福的生活。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四)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们在生活当中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如果一心虔诚的请神拜佛,那还不如及时的来求助自己。什么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观音菩萨、玉皇大帝,一个个的到了关键时刻就全都不管用了,他们全都会傻呼呼地呆坐在寺庙里头装聋作哑,成了货真价实的泥巴人。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古今中外,神仙也好,活佛也罢,谁也没有什么能力来帮助自己解除生活当中的烦忧和困惑。人们要想解除人生‘惑、业、苦’这三大缺陷,那就得要早早地弄明白,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方才能少走一些弯路,少受一些人为的折磨。可问题是,有谁能告诉我,人活一辈子,究竟得会遇到多少白日梦幻?究竟得会碰到多少无可奈何的情感?究竟得会有多少困惑?谁又能告诉我,这个宇宙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它是否会消亡?人类是怎样生成的?人为什么会死去?人到底有没有灵魂?如果人有灵魂,那死去之后还有没有灵魂?人类生前心灵的功能和精神的作用究竟能有多大能量?宇宙与人生的种种奥秘究竟能困扰我到什么时候?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依旧麻木地过着莫名其妙的寂寞生活。可这并不等于我没有朴实的人生信念。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听一个朋友说,男人在过了四十岁之后,就会慢慢的有一个从新寻找自己和修复自己尊严的过程。今天真是巧极了,我正好到了四十周岁。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东一榔头,西一棒。一榔头敲碎了我眼前的这一面虚幻镜,一棒子打醒了我这个还迷糊在梦幻中的人。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的日子还得过啊!我的工作还得做啊!要不然我这一家老少如何能够吃上一顿饱饭?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心乱如麻地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跟前,望着窗户外面那鹅毛似的漫漫大雪,在灰茫茫的天空里,还是那么肆无忌惮地飘舞着……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