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致敬最美的大荔,最美的你!

文艺评论

抹不去心灵的那点印迹

时间:2011/4/14 23:10:26   作者:心灵苦渡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200   评论:0
内容摘要:昨天是周末,按说是我好好睡一觉的时候,可是全省学业知识考试,我是督考,自然是不能呆在家里了。最近单位开局不错,不管别人怎么说,自我的感觉好像比没来的时候要好处许多。新单位事多,我已经打乱了自己的生活节
  昨天是周末,按说是我好好睡一觉的时候,可是全省学业知识考试,我是督考,自然是不能呆在家里了。最近单位开局不错,不管别人怎么说,自我的感觉好像比没来的时候要好处许多。新单位事多,我已经打乱了自己的生活节奏,特别是钟爱了许多年的文字,现在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笔。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不是我自豪,十几年了,可能是原先的单位真的很无聊,我也的确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做。心灵在那一段时间总感到需要释放,所以我就坚持每天写点文字,没想到这一写就是十几年。如今我也算是写过几本书的人。当然我知道,我的那些文字是拿不出手的。不过我也不觉得后悔,因为毕竟都是来自我心灵深处真的东西。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现在只能在周末写了。原来想好了题目,结果被单位的事情打搅了。开始我还天真,原想这些事情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我去不去已经无所谓了。可后来听大家说,别人不去都可以,唯独我是不能不去的。现在的考场和过去不一样了,都安装了摄像头,而且是全国联网,也就是说,我们这里的考场情况上到教育部也是能看到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知道了,看来不去是不行的。周六的早晨我早早起床,开始我是不想打扰妻子,因为最近家里装修,她很辛苦。我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可是我要去见学生,不能穿着平日的那些休闲服饰,我想穿一身正装,结果翻箱倒柜半天也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没有办法,我只有叫醒妻子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原来衣服是挂在柜子里的。我都看了一遍,只是没有发现。好多年了,我都再也没有穿过正装,只是到了新单位参加的活动突然多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通知我去都要求穿正装。特别是刚过完大年,天气还很冷。又一次是在户外活动,结果穿上正装去了,回来就发高烧,而且是三十九度多。我这人对温度特别敏感,到了这个温度,我就开始有些神志不清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第一次穿正装我就在床上躺了三天。今天没人要求,但我想,既然是去学校看孩子们考试,我总不能穿上那些玩世不恭的衣服去露脸。我在换正装,妻子就开始说话了,说昨晚她看到预报说今天天气很冷,我穿这身衣服会不会有被冻的发起高烧来呢。我说有了第一次,怎么可能再有第二次了。再说了,这一次我是在室内,想必不会着凉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们县是个山区小县,考场只有两个。我先去了其中的一个。到了的时候大家已经到了,孩子们也都进了考场。我和校长交流了几句,就和大家一起去考场转了一圈。学生们很认真,这样的场景虽说我已经好多年没有看到了,但当年的记忆还是留在我脑海的深处的。这所学校是新建的,到今天也不过七八年的时间。尽管我儿子在这里上过学,可时间很短,所以我也就没有太多的印象。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去第二所学校我知道是会有感情的。因为那里是我的母校,我是在那里读完高中的。驱车前往,到了校门口我就让司机停下车来,说要自己走进去。年轻的司机当然是不懂为什么了。尽管我已经有快三十年没有跨进过母校的大门,可是对这里的一切,我还是怀着一颗敬畏之心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学校的电动大门紧关着,我走到跟前,保安看到了我,但是他好像不认识我,瞟我一眼就又去干别的事情去了。这时司机走过来大声喊着,说是局长来了,怎么还不开门。结果门卫还是瞟了一眼,不紧不慢的说,谁来了也不行,今天是考试的日子,没有证件谁也不能进去。局长也不行。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看来我只能让司机从车上取下我的督查证。门卫看了这才笑嘻嘻的说,现在考试可比不得过去。到处都是摄像头,我如果没看见你们的证件,放你们进去,弄不好我会丢了饭碗的。其实门卫做的没错。我向他点点头,就独自一人往里边走去。司机去开车了。当我走到学校的中央的时候,止住脚步,如今的学校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样子。尽管我在努力的寻找往日的记忆,可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在教学大楼下看到了局里的人,他们看见我都走过来。这时考试的时间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考场里显得格外的肃静。我和大家攀谈了几句,校长就走过来了。他也知道我是这所学校毕业的,所以他说学校有校史馆,问我有没有兴趣去看看呢?我怎么会没有兴趣呢。我实在是太高兴了。于是我就跟着校长去了校史馆,这里的东西还真的很齐全。特别是那些老照片,那些老遗物,一下子勾起了我当年的回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让陪同我的人先走,我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好好走走。最后大家走了,我一个人就穿梭在这不算很长的校史馆里。看到许多已经不健在的老师的照片,心里顿时还感觉到酸溜溜的。特别是看到我当年的班主任,数学老师,我不由停住了脚步。他已经去世好些年了。其实他是英年早逝,去世的时候好像还不到五十岁。那时候我已经在县委上班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们当时还有联系。因为上学的时候,我不算是个好学生,总是喜欢调皮捣蛋。老师没少罚我站。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我们两人的关系却一直很好。尽管后来他去了教研室,我也走上了工作岗位。但我们经常交流。直到有一天我去找他,结果听说他患了脑瘤去省城住院了。当时我很惊讶,老师的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就患上脑瘤呢。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本来我是想去省城看望老师的。可那时候条件不允许,好几次想去都没有成行。最后我也只能安慰自己,等老师出院回来我再去看望他、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老师这一去竟然成了永别。老师的追悼会我去参加了,而且也送了花圈。记得我在挽联上写着一位调皮捣蛋的学生。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一晃快二十年时间了。我在校史馆里呆了也有好一阵子了。这时我想到了今天自己的职责,于是赶紧走出来,叫上大家一起去考场巡视。周六我就是这样度过的。下午我没有和大家一起吃饭,因为我每周是要和父母在一起吃饭的。现在工作忙了,其他时间实在是抽不出来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和父母吃饭也算是一种乐趣。我们一直从下午五点半吃到快七点。原说送父母回去。不料一位新闻界的朋友打来电话说他到我们县上了,我换了新单位他还没有来过呢。于是我邀他喝茶。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在县里的一家很不错的茶馆见面了。虽说我们也有一年多没见面,可他还是老样子。要说有点不同,就是肚腩大了不少。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们要了一壶普洱茶,边喝边聊。时间过得也真快,要不是妻子来电话提醒,我晚上还要注射胰岛素,我么说不准会到什么时候。回到家已经快十一点钟了。我打完针,泡完脚刚躺在床上,电话铃声又想起来了。我一看是我们单位基建处的副主任打来的。当时我就想一定会是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他是不会在这么晚给我打电话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一接电话果然是麻烦事情。说我们的工程程序有问题。其实那件事情我也知道,尽管和我没有多少关系,可毕竟我现在主政一方,不管是说不过去的。当然了,也不是人家说我们,投资一个多亿的工程竟然没招投标就开始施工了。我虽说不懂建筑,可是招投标法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当时我刚到单位就接到了国家审计署的公函,询问我们的整改意见。当时因为我什么都不熟悉,也只好让抓具体工作的人去回复。后来又来过几次公函,我都是按照前面的模式去做了。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赶上周末前来检查,说明问题严重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知道考试巡查我是不能去了,因为省里来的是两位处长,我必须接待他们。于是我说我来见他们。当时尽管已经很晚了,可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觉。脑子里的影像也不知道都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想来人这一生也真是的。有理想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破灭了。想干一番事业的时候没有权利了。现在心态平稳了,没想到却陷进了另外的一种事务之中。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如今是现实和梦想交融在一起,说不上来是快感还是难受。一夜我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度过了。今天早晨也是起来很早,不过没想穿正装。吃了早点我就开始在家等着人家的到来。九点钟我打电话询问我们的人,结果我们的人已经在县城南门口等着了。他说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就这样,我们一直等到中午快十二点的时候他们才来了。开始还说先去工地看看,可这个时间除了吃饭,其他的已经不能在安排了。吃饭少不了喝酒,我原想下午有工作,一瓶酒就可以了,结果喝起来两瓶都没有拦住。我是不喝酒的,可能是三杯酒下肚,大家的话也多起来了。我不善在这样的场合说话,所以只有静静地去听。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不知道是家乡的酒是好酒,还是省城的人就是省城的人,他们尽管没说工程的事情,可有些话也挺精辟的。这些天我已经身心疲惫,也没什么好说的。录下他们说的几段话,算是这个周末的乐趣吧。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抓革命,促生产,我们喝酒你别管。”“没有离不成的婚,只有小三不努力。”“绝望是希望的开始,没有绝望哪里来的希望呢。”“女人是工程,看你怎么打扮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呵呵!这桌饭虽说我不喜欢,但最后倒也开心。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周末的一个故事。至少也能在生命里留下记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