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致敬最美的大荔,最美的你!

文艺评论

事如春梦了无痕

时间:2011/4/14 23:10:36   作者:邛海月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315   评论:0
内容摘要:(一)    母亲的七七忌日,撞七不烧纸,只给母亲点了三炷香,敬了两个苹果两个脐橙,还有一袋来思尔的酸奶,都是母亲爱吃的。四十九天而已,这短短的一段日子,上演了我人生中最为惨烈最为沉痛的剧情。死一次,
  (一)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母亲的七七忌日,撞七不烧纸,只给母亲点了三炷香,敬了两个苹果两个脐橙,还有一袋来思尔的酸奶,都是母亲爱吃的。四十九天而已,这短短的一段日子,上演了我人生中最为惨烈最为沉痛的剧情。死一次,再死一次,这样活过来的自己,早已遍体鳞伤,丧失了活着的意义。可是我还得活着,为那些需要我活着的人,爱我的人。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二)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母亲辞世不到百日,两次入我的梦。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第一次,她躺在床上光着臂膀,动过手术的那道长长的伤疤闪烁着银色的光亮,好像是科幻片里被激光洞穿的边缘那样闪闪烁烁的,她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显得很瘦弱,脸色苍白,但神色平静,她对我说:有点难受。我赶紧上前扶住她的肩膀,帮她翻身,那一扶感觉她整个人轻飘飘的,没有什么份量。然后我醒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事后买了香蜡纸钱在楼下树丛的后面烧给她。夜是冷的,两点烛光在冷风里摇曳,纸钱化为灰烬时,惟愿母亲收到厚厚的钱币,可以去买漂亮的衣服,下次到梦里看我时不要再光着肩膀受凉,让我心疼。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第二次是在昨晚,我很清楚的记得梦境里的每个细节。是在乡下,但具体是哪里模糊了。有宽敞的庭院,庭院里有各种植物,郁郁葱葱的,到处是绿色到处是生机,感觉是盛春或者初夏时节,人也很多,仿佛遇到什么喜事,到处熙熙攘攘的,不断地有人进进出出。母亲穿着一件宽松的长款毛衣,有大团的花朵,红白相衬,母亲没有跟我说话,也没有跟我紧挨着,她在我数米远的对面,拿一根棍子弯腰拨弄着什么。在梦里也是知道母亲已经离开人世的,但是我一点也不惊讶的看着母亲就在眼前,望着她,那么亲切,那么自然,仿佛她从来不曾离开过我。这时候有一个小伙子,我并不认识的,但是又感觉是跟我和母亲关系都很亲密的一个人,他手里拿一个相机,一边小声的跟我说话,说什么没有印象了,只知道他和我都一个意思,想用相机把母亲拍下来,拍下来的目的是让大家知道我们看见了母亲,是要作为证据来保存的。在他按下快门之后,我偏头去看,四方的镜头框里,母亲仍然从容的弯腰做着什么,那一瞬间,心里对自己说,母亲不是鬼魂,因为鬼魂是没有影像的。后来还很奇怪的被一个陌生男子亲密的搂着肩膀走过大家的面前,好像这个男子是很英俊帅气并被很多女人倾慕着的,看见他与我的亲密,女人们的眼神里大多带着怨恨和不解。母亲仍然没有与我靠近,视野里有她,但是看不到她的眼神。但是我知道她一直在那里,一直在陪伴我。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因为是周末不用急急起床,慵懒的缩在被窝里,重温整个梦境。心里暖暖的又酸酸的。母亲终是买了好看的衣服,且一直在我的身边陪伴着,即使是梦里她也是那样的让我温暖和依靠。或许她是真的从来不曾离开过我。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三)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素来对于梦是忐忑的,从小到大,它的诡秘就一直困扰着我。经历过的许多事情都印证着梦的真实与鬼魅,有时候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梦里发生的,现实也发生了,梦里影射着的在现实里兑现了。所以向来害怕做梦,梦到好的还好,可以一笑置之,梦到恐怖的,总会提心吊胆,唯恐哪天在生活里应验。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这个梦,一定是要记录下来的,总觉得它暗示着我的命运,不只是一个梦,也是我心路历程或者人生之路的缩影或投射吧。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那个高高的楼梯,象征着什么呢?是命运劫难的峰顶,还是心理承受的极限?惊慌失措的站在那里,站在仿佛直通云霄的大楼的顶层,胆战心惊,望着一眼望不到底的楼梯,浑身发抖,我知道,那是我必须要走过的一段人生,与我同路的泉兀自手脚麻利的爬下去了,她一点没有注意到我的恐惧,她说话的声音从云雾里飘出来。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没有办法,那是一条必经的路,没有人能代替我爬下去,也没有人能够扶助我一把,高高的楼顶只有自己一个人。闭着眼睛,咬紧牙齿,拼命克服恐高心理,抓住那些冰冷的钢管似的楼梯,原本固定的硬硬的楼梯突然之间变成软梯,被风吹得摇晃起来,整个身体顿时悬空,在大楼的边缘荡来晃去。我清楚的感觉到握住钢管的手指因为用力被硌的生疼,那一瞬间,在梦里,竟生起一个念头,如果手一松,自己就会摔下万丈高楼去,就那么一松手,人生的一切痛苦,一切矛盾,一切挣扎都可以化为乌有,而自己也就彻底解脱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可是我不能,不能松手,一松开,生命就没了,没了生命,该怎么办呢。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一步,再一步,小心翼翼地移动着脚,踩稳了下一格梯子,再松开一只手,抓住下一段钢管。在这个过程里,始终是闭着眼睛的,不敢睁开看四周和下面,那样高的梯子,慢慢的爬下来,好像又听到泉的声音,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人在地面。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知道,我安全了。我又走过一段艰难的路程,又一次战胜自己的恐惧,又一次从高不可测的空芜回到真实可靠的现实。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醒来的时候,心里竟真的放松很多,仿佛真的刚刚化险为夷。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如果梦里那个高高的楼梯真有一定的玄机,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已经逃脱出来了呢?我愿意是这样,因为一直害怕自己的任性和冲动做出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的事情来,这个梦是我善良的初衷吗?是我从此可以坦然起来的契机吗?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母亲,你要保佑我,从那个高高的楼梯下来之后,朝着有阳光的路走去。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上一篇:不成敬意的怀念
下一篇:离去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