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艺评论

离去

时间:2011/9/6 20:48:36   作者:同州散人   来源:原创   阅读:991   评论:1
内容摘要:这是一座寂寞的老屋,住着一位孤独的老人,守着一屋子无奈的凄苦。夜静静的,只有小虫在阴暗的角落里幽幽地闹着。老人蜷缩在床上,在静寂中这些天发生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当老人被病魔剥夺了行走的权力困守在床里的第一个星期,媳妇天天在床前问寒问暖,脸上盛开着灿烂的微笑,每回走前,儿媳妇都要问:“爸,还有什么要跟我说吗?”老人摇摇头。儿媳妇就依依不舍地走了。老人不想再麻烦媳妇,其实他很想到屋外去坐坐,看看那些曾熟悉的风景。第二个星期,儿媳妇每次送来饭,总抱歉地对老人说家里太忙来迟了,说完,脸上堆着笑,看老人
这是一座寂寞的老屋,住着一位孤独的老人,守着一屋子无奈的凄苦。
夜静静的,只有小虫在阴暗的角落里幽幽地闹着。老人蜷缩在床上,在静寂中这些天发生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当老人被病魔剥夺了行走的权力困守在床里的第一个星期,媳妇天天在床前问寒问暖,脸上盛开着灿烂的微笑,每回走前,儿媳妇都要问:“爸,还有什么要跟我说吗?”老人摇摇头。儿媳妇就依依不舍地走了。老人不想再麻烦媳妇,其实他很想到屋外去坐坐,看看那些曾熟悉的风景。
第二个星期,儿媳妇每次送来饭,总抱歉地对老人说家里太忙来迟了,说完,脸上堆着笑,看老人一口一口把饭吃完。临走,又问:“爸,还有什么要跟我说吗?”老人摇摇头,儿媳妇似心犹不甘地走了。其实,老人很想回儿子家看看,那可是他用大半辈子的心血实现的一生中最大的愿望,那房子他给了儿子,自己从没住过。
第三个星期,老人病得更重了,连微微抬起的手臂都在不停地颤抖。“爸,还有东西放在什么地方忘了告诉我吧?”儿媳妇每次送完饭匆忙走时都要问。“是有些东西放在什么地方没告诉你,”老人想开口说话,却觉得自己无力说出口,儿媳妇已关上门急急地走了。
老人躺在床上默默地想,看来儿媳妇认为我藏起了一些很贵重的东西,是有这样一些东西,不过那也只是听上一代人说过,说这老屋地下埋着些祖传珍宝,值很多钱但无论谁,都轻易不能把它挖出。也许明天我可以把这个秘密告诉她,只要她像以前那样细心地照顾我。老人想翻一个身,可是不能。因为疼痛使他难忍。
第二天,儿媳妇如同刚从冰窖里出来,寒气袭人。老人想:明天,明天也许可以告诉她,只要她对我笑一笑。
第三天,媳妇如同大暴雨前的天——阴着脸,只说一句:“喝粥吧。”老人想:明天,明天也许可以告诉她,只要她跟我说一句话。
第四天,儿媳妇只看老人一眼。老人想:明天,明天也许可以指给她,只要她认真地看我一眼。
第五天,儿媳妇歪着头,连正眼也不瞧老人,老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第六天一早,儿媳妇推看门,发现老人一动也不动,上前一探,浑身冰冷,鼻息已绝。儿媳妇一惊,连退三步,再看床上,老人蜷缩着身子,像一只硕大的虾,又如同一个巨大的问号。
后三日,老人下葬,热闹非凡。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