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新散文

遥望滕王阁

时间:2015/2/8 22:03:36   作者:房旭峰   来源:大荔县大荔中学   阅读:400   评论:1
内容摘要:列车驶过风景秀丽的南昌城,烟雨蒙蒙的赣江边上,滕王阁若隐若现。给滕王阁留下赫赫声名的不是皇家子弟李元婴,而是风华绝代的初唐才子王勃!想当年,从长安一路走来的王勃,一定是风尘仆仆、失魂落魄吧?他是如何混入这一群衣着光鲜亮丽的宾客队伍中的,我们不得而知。也许在众人眼里,他只是个混吃混喝的穷秀才,就赏他一双筷子,让他躲在...

 遥望滕王阁

 列车驶过风景秀丽的南昌城,烟雨蒙蒙的赣江边上,滕王阁若隐若现。

给滕王阁留下赫赫声名的不是皇家子弟李元婴,而是风华绝代的初唐才子王勃!

想当年,从长安一路走来的王勃,一定是风尘仆仆、失魂落魄吧?他是如何混入这一群衣着光鲜亮丽的宾客队伍中的,我们不得而知。也许在众人眼里,他只是个混吃混喝的穷秀才,就赏他一双筷子,让他躲在一边的角落里大快朵颐吧。在觥筹交错的宴会上,他是那样的不起眼,面对众多自诩才华横溢、信笔一挥就是锦绣文章的南方才俊,他那挂在嘴角的不屑只会让人觉得可笑。

也罢,端起这别人随意赐予的美酒,一醉方休吧。醉眼惺松中,王勃仿佛回到了金碧辉煌的长安:三五成群、悠哉乐哉的郊游生活,对自己无比疼爱又无比严厉的父亲,妙趣横生又给自己带来无尽麻烦的千古奇文《檄英王鸡》······过去的一切好像就在眼前,又恍如隔世,感觉那么遥远。

“这位公子,阎公有言相告。”阎公是谁?想起来了,就是今天在滕王阁大宴宾客的东道主——那个看起来和蔼可亲却总让人感觉有点怪怪的老头儿。

王勃的思绪回到了眼前,哦,人家让咱写文章呢。果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恭敬不如从命,写就写吧。——接过纸笔的王勃,窃窃而笑的宾客,尴尬至极的孟学士,拂袖而去的阎都督,怎么也无法让人建立起正常的逻辑。

是的,王勃不明白,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也是有着“潜规则”的,今天这个宴会上,主角早都内定了,他就是阎都督的女婿孟学士。让女婿为今天的滕王阁聚会所赋之诗作序,是阎都督安排的压轴大戏,故其他人唯有作谦让状。谁想半路上杀出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北方小子抢风头,难怪阎都督震怒呢。

王勃更没有想到,正是这次当仁不让,中国文坛上又留下一段让人津津乐道的佳话:眼前这座滕王阁因为王勃的大作名扬四海,王勃的名字也因为这篇《滕王阁序》更熠熠生辉!

接下来的故事就有趣多了,摘一段唐末王定保的《唐摭言》片段共赏吧:阎公初愤然离席,至配室更衣,专会人伺其下笔。初闻“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阎公觉得“亦是老生常谈”;接下来“台隍枕夷夏之郊,宾主尽东南之美”,公闻之,沉吟不言;及至“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乃大惊“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出立于勃侧而观,遂亟请宴所,极欢而罢。

好个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我却从中读出了沉重:

要知道,王勃这次出行的身份不是官员,不是秀才,甚至连个普通的平民百姓都算不上,他是一名——遇赦的囚徒!

这是怎么回事呢?个中原委简直不可思议:

因一篇《檄英王鸡》而触动皇室敏感神经的王勃,被赶出长安城后,在朋友的举荐下,谋了一个虢州参军的差使。第二年,府上一个叫曹达的官奴犯罪,按律应该拿入官府治罪,王勃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冒着极大的风险把曹达藏了起来,后来又怕走漏风声,就杀死曹达了事,结果自己因此犯下死罪被捕入狱。这件事情的蹊跷之处在于,身为主人的王勃为什么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保护区区一个官奴?既然藏匿保护又怎会将其杀死?历史没有告诉我们答案,我们只是知道王勃此举不仅害了自己,也连累了父亲——他的父亲也因为这件事被贬为交趾县令。交趾非常偏僻,在当年的大唐版图上,它是西南面最遥远的地方;在今天的世界地图上,它属于越南领土。

在长安城的监狱里担惊受怕自料难逃一死的王勃,最终等到的却是朝廷的大赦令。此时的王勃百感交集:人生就是这样,繁华落尽只剩烟云,永远不变的唯有亲情——他想自己远在交趾的父亲了!

就这样,满怀思亲之情的王勃跋山涉水,一路南下。终于在九九重阳节这天,路过南昌的他坐在滕王阁的宴席上,挥笔成章留下了千古名作《滕王阁序》。

《滕王阁序》无疑是一篇传世美文,脍炙人口的“老当益壮,宁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胸怀壮志的热血男儿;美妙绝伦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又诱惑着多少梦想一览滕王阁风采的文人骚客?但又有谁会在意他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怀才不遇、满腔悲愤之意?是的,“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才是他真正的心声!

离开南昌的王勃继续踏上了探亲之路,不知过了多少天,他来到南海,渡过这片汪洋大海,就可以见到终日思念的父亲了!想起这些年的坎坷遭遇,想着父亲慈祥的面容,王勃的眼睛湿润了······

然而一代才子王勃的传奇人生也至此定格:史载,仪凤元年丙子(676),王勃乘船渡海省亲“溺水,痵而卒,年二十九”。

赣江水静静流淌,它诉说着诗人不尽的才情;滕王阁巍然耸立,它见证了王勃人生最精彩的时刻······

2013年的深秋时节,我路过江西南昌,遥望滕王阁,想起英年早逝的初唐才子王勃,不禁感慨万端,胡诌了一首打油诗,就将它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吧:

人杰地灵赣江边,滕王高阁入云端。

自古英才上天妒,千年绝唱一子安。

                                                            2014322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