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陕西新闻

陕试水破解“干部走读”:市县一把手随岗安家

时间:2015/3/17 10:52:27   作者:管理员   来源:同州网   阅读:146   评论:0
内容摘要:人民视觉据统计,在2014年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收官之际,全国共有6484名“走读干部”在专项整治中被查处。整治查处是在消减存量,但如何同时确保不再新增,才是整治干部“走读”的治本之策。2014年,陕西省委办公厅出台《关于市县党政领导干部在工作地安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试水领导干部“家随岗走”。新政实行...

陕西试水破解“干部走读”:市县一把手随岗安家

人民视觉

据统计,在2014年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收官之际,全国共有6484名“走读干部”在专项整治中被查处。整治查处是在消减存量,但如何同时确保不再新增,才是整治干部“走读”的治本之策。2014年,陕西省委办公厅出台《关于市县党政领导干部在工作地安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试水领导干部“家随岗走”。新政实行大半年,究竟能否有效整治“走读”,能否让干部扎根当地、融入群众?记者日前赴陕作了调查。

提拔任用,先得同意在工作地安家

“以前想过来看他一下,还担心他老觉得我在监督他,现在有政策规定,咱名正言顺地就搬过去了。”宝鸡市麟游县人社局普通干部薛红梅坦言。

薛红梅,麟游县县长李武发之妻。2014年6月,薛红梅工作关系由宝鸡市渭滨区计生委调至麟游县人社局,夫妻二人结束了多年的两地分居生活,在麟游县安置了自己的新家。

夫妻二人之所以能够从异地分居转变为一起在工作地安家生活,这主要得益于薛红梅口中的“新政”。《意见》规定:“现有市县领导班子成员中,凡没在工作地安家,要做出计划逐步实现就地安家,组织部门帮助协调其家庭困难。”“随调配偶的工作,安置地党委组织人事部门应参照配偶本人职务职级和从事职业合理安置。”

除了要求现有的市县领导干部班子成员要有计划地进行在工作地安家外,《意见》同样对新提拔的领导干部也作出明确规定:“今后新提拔的市县党政领导干部,特别是党政主要领导必须在工作地安家,其配偶也要随调随迁,并作为提拔使用的必要条件。”

“我们在考察市县主要党政领导干部人选时,首先就会问‘能不能把配偶带过去,能不能在工作地安家,如果可以才纳入考察范围。”陕西省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渭南市白水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张全才就深受“走读”之苦。2011年,他由蒲城县调到白水县任常务副县长,但妻子刘艳芳却仍然留在蒲城工作,张全才不得不长年奔波两县之间,“既影响全身心投入工作,又耽误了照顾家里,费心费神。”

2014年11月,在组织部门考察张全才时,他作出保证—把家安在白水。张全才的任命书下来仅过了两周,刘艳芳的调令也就到了白水县进修学校。

郑清春,2014年12月任勉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配偶唐雪芹现已调至勉县财政局工作,已在工作地安家。

郑永涛,2014年12月任汉中市汉台区委副书记、代区长,配偶王娟,现已调至汉中市社会保险经办中心工作,已在工作地安家。

新政实施以来,已有近百名市县党政干部正职携家带口,奔赴新地,开启新生活。

主要领导当地安家,干部作风普遍好转

“家安下来了以后,让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去跑基层,以前周末要回市里,一周只有五天时间工作,市上开开会、县里开开会基本上就过去了,现在一周5天变7天,下乡的时间更充裕了。”李武发谈起安家前后的变化很有感触。在麟游,因为县长的带头,老百姓曾经反映“干部走读”现象,已基本看不到了。

整治领导干部工作作风,关键就是要抓住主要领导的作风转变。“凡是有主要领导安家的市县,干部的作风普遍好转。”省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说。

“以前,李县长周末都会回到市上的家里,我们可以彻底休息一下,现在他周末基本上都在下乡,我们办公室的同志即使周末也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麟游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刘新虎“叫苦”。

现实中,市县主要党政领导班子成员的工作压力非常大,又有很多领导干部只身一人在工作地,吃食堂、住办公室,既没有家的温暖,也没有亲人的照顾,甚至生活、饮食都不规律,给身体造成了很多隐患。“随岗安家”政策的推出,让这些干部们身边有了亲人的照顾,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很多隐患的发生。

2015年1月,张晶终于结束了天天担惊受怕的日子。张晶的丈夫是郭柱国,现任渭南市临渭区区长。“他有高血压,以前异地的时候,生怕有个什么万一,身边连个人都没有,现在一起了,我每天可以照顾他,他自己压力小了,我也不用跟着担心了。”张晶说。

虽然随调随迁对领导干部安岗安心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但社会上依然不乏对领导干部配偶随调随迁过程中可能发生的“出格”行为担心。“领导配偶距领导越近,也就意味着距权力越近,发生贪腐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为此,《意见》明确一条:“交流任职的干部不准把家安在宾馆、酒店、招待所,防止配偶在随调期间突击提拔或违规逆向流动,禁止家属在工作生活中享受特殊待遇等现象,一经发现严肃查处。”

“去年过年,就有人在我买东西时问我是不是谁谁的家属,我说你认错人了。”薛红梅说,“自从来到丈夫的工作地,对自己的要求也比以前更严格了。”

并非要求过分,只是回归“底线”

既是试水,难免有不同声音。其实,《意见》刚出台时,并非“掌声一片”,一些领导干部也提出了一些问题和疑虑。有的说,如果配偶的职级比自己高怎么办?如果配偶在高校科研院所工作,去了发挥不了作用怎么办?有的说,随调随迁意味着家庭生活环境的彻底改变,随调随迁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回不去怎么办?有的说,随调随迁主要是解决安心的问题,对安家以后仍不安心的干部怎么办……

“其实在制定这个意见之前,我们就通过干部信息档案进行了反复测算、多次模拟,结果显示,市县党政领导干部符合在工作地安家的人数为75%以上。这就说明,这个《意见》是符合领导干部实际的。”陕西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毛万春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把从严管理干部落实到干部队伍管理的全过程,让每一个干部懂得,当干部就必须付出更多的艰辛,接受更严格的约束。因此,《意见》只是回归了对党员干部的底线要求。”

2014年6月中旬,在北京工作多年的韦再华的工作关系,从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调到了安康学院。韦再华是陕西安康市委书记郭青的妻子。郭青是2011年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调至安康任职市委副书记,属于“京官调任地方”。此前,由于其长期在北京工作,家也在北京。在此3年间,夫妻一直两地分居。去年陕西出台随岗安家的新政后,他们提出申请,最终完成了工作调动,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谈起率先执行“随岗安家”的原因时,郭青表示,一方面对于省委制定的政策,作为市委书记要坚决带头执行;另一方面,要给市里的同志,给班子成员、县区做一个表率。“我妻子是高级科研人员,现在还带着4个博士生,客观上讲,她到安康来确实有一些委屈。”郭青说,“其实哪一家没困难?关键还在于下决心克服。”

记者注意到,新政也并非“一刀切”,《意见》规定:“现有市、县党政领导班子成员中,确有特殊情况,配偶不能随调随迁的,需报上级党委组织部门审查同意。”“针对特殊情况,下一步我们还要收集、梳理、总结,逐步明确细则和规范操作。”毛万春说。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