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致敬最美的大荔,最美的你!

清新散文

我的父亲巩德昌

时间:2012/4/10 16:09:11   作者:赵振元   来源:原创   阅读:424   评论:0
内容摘要:/*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

  我的父亲巩德昌

我的父亲巩德昌是巩德芳的哥哥,他们这辈弟兄六个,我父亲排行老二(或老三),现在我们也搞不清楚。老五巩德胜(小名家五),解放前流落的陕西省大荔县八鱼乡白马营村,1967年病故。老六叔(小名狗娃)解放前流落到陕西省华阴县,卖菜为生,被害身亡。

巩德芳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陕南游击队领袖”。他为抗日救国,发展商洛地方党的武装力量,配合中原军区主力部队创建豫鄂陕根据地,坚持陕南斗争,无私无畏地献出了一切,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在他逝世后,敌人残忍地把他的尸体挖出来,在头上打了一枪,然后洒上鸡血,铡下头颅,悬挂在商县东城门示众。

我父亲解放前逃荒到陕西省澄城县,靠挖煤为生,后来依靠自己的努力,有了自己的煤矿。为了掩护党组织,他没有加入共产党,并以开矿为名,掩护澄城地区地下党组织。我们记得比较清楚的有谢军娃和铁匠老蒙。当巩德芳叔叔和家人遇害后,父亲在党组织的安排下,与谢军娃和铁匠老蒙一起潜回家乡,当时家里一片狼藉,亲人的鲜血从炕上流到屋子满地,惨不忍睹。他们将叔叔的头颅从城楼上取下掩埋后,没有敢停留,忍着悲痛返回澄城县。回去后因受刺激得了一场大病,差点要了他的命。铁匠老蒙叔解放后任澄城县第一任县长。

解放前,我父亲经朋友介绍,到我们家做了上门女婿。因此我们没有跟父亲姓巩,全姓游。我家住在陕西省大荔县埝桥乡游家斜村,解放前我哥哥和姐姐都出生在澄城县煤矿,解放后他们放弃了煤矿生活,回到了游家斜村。我父亲1979年去世(享年73岁)。父亲的照片是1977年有病时,我和妹妹拉着架子车,步行十几里地,到大荔县城照的。也是他一生唯一的一张照片。

此从1948年把德芳叔叔和家人埋葬后,父亲再也没有回老家。在世时,他一直叨念想回老家看看,并经常泪流满面给我们讲家里的往事,我们现在仍记忆犹新。因经济条件不允许,这一愿望始终没有实现。五六十年代,每逢有核桃换套子(就是用商洛的核桃换大荔的棉絮)时,父亲都特别热情,并留下吃饭,询问商洛家乡的情况。因为那时大荔的情况比商洛要好一些。

我在1983年随军到兰州,现定居兰州市。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实现父亲的愿望,带他老人家回去看看,以了老人的心愿。我的堂姐巩党荣(我们叫党娃姐),解放后党和组织安排在西安上学,1963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陕西省女子监狱做管理工作,后在陕西省警官职业学院工作。哥哥六七十年代曾去看望过。巩德胜叔叔(家五叔)有一儿两女,大女儿和儿子也已去世,巩家的后代现就党娃姐和我们姊妹几个及五叔的小女儿巩玫瑰,孙子外孙还有二三十人。愿我们永远缅怀先辈,继往开来!幸福地生活在祖国的大家庭中。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