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大荔新闻

我县公安局成功破获一起“低保”连环诈骗案

时间:2012/6/4 15:37:09   作者:刘海滨 杨兆林   来源:大荔公安网   阅读:557   评论:0
内容摘要:撕开办理“低保”诈骗的黑幕——陕西大荔系列诈骗案侦破纪实 刘海滨 杨兆林引 子2012年3月14 日 14 时24 分,从西安飞向深圳的航班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刚一落地。两名公安民警走到坐在客舱后排一年

撕开办理“低保”诈骗的黑幕

——陕西大荔系列诈骗案侦破纪实

           刘海滨  杨兆林

 

2012314 14 24 分,从西安飞向深圳的航班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刚一落地。两名公安民警走到坐在客舱后排一年轻乘客身边,查验身份证件后将其带下飞机。419,这名在渭南社会救助站工作的王围(化名)被警方依法逮捕,撕开了陕西大荔一些地方办理“低保”和“寿星证”让近千人上当的诈骗大案黑幕。

村上修路  “村官”找“关系”跑拨款

“要想富,先修路”。

位于黄河滩边的大荔县朝邑镇,是闻名遐迩的瓜果之乡。2009年春季,该镇西堤村为农副产品外运决定修路。

“现在办事,要有‘关系’,上面要有人才行!”听说妻子老舅的女婿王围在市救助站工作,“村官”张某就去渭南找王围帮忙。

王围也是大荔人,加上又是远门亲戚。见面后听说要找他帮忙跑修路拨款,毫不犹豫就一口答应。王围让张村官回去写份申请,写明申报项目和预算资金,他好去省里找熟人。不几天,张村官拿着申报材料再次去渭南。

“既然找人伸一次手,那就干脆多要点!”王围看到过申报材料后,拿起笔就把56万申报资金改成83万。并对张村官说,申报农村修路拨款,要按照申报资金数目先交35%的垫付款。王围的话,张村官心领神会。他知道现在办拨款,都要给回扣。心想就是花上30万,拨款下来还能得53万。于是,他按照王围要求,想办法筹集资金,先后两次把30万元送给王围。

没有投入,哪有回报!为了感谢王围帮忙,为了早日把拨款的事办成。张村官还先后花费6万余元,多次宴请王围,并为王围夫妻俩去贵州等地旅游买单。

可是王围拿到那17万后,并没有找人办修路拨款的事。他先给自己买了一辆“现代牌”小轿车,又拿着这剩余的钱任意挥霍。

快一个月过去了,还不见拨款动静。张村官就去找王围询问。王说申报材料已经交到省里,正在审查,保证能办成。并告诉说按照规定,必须先开工,看是否真的用于修路。

回来后,张村官自己先拿出四万五千元作为启动资金。和附近一个村子的包工头签订合同,由对方垫资修路。

20093月底,西堤村路面硬化工程在村民一片欢呼声中,红红火火地开工了!

“女财神爷”现场视察   骗子表演“双簧”

20094月上旬一天,一辆红色“现代牌”小轿车开到西堤村修路工地。从车上走下一男一女。男的20多岁,正是帮该村办理修路拨款的王围。女的50多岁,王围向村干部介绍说是市财政局的“李科长”。并告诉说他俩这次来,是专门来审查该村道路工程是否开工,准备拨款。

看到“财神爷”来了,村干部和村民都纷纷围了上来。看过施工现场后,王围悄悄向张村官示意,让给“李科长”打点一下。张村官心领神会,马上让妻子把准备好的5000元现金悄悄塞到“李科长”手里。那“李科长”也不推辞,高兴地把钱装进口袋。两人就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其实,这个“李科长”并不姓李,也不在渭南市财政局工作。她姓魏,真实身份是王围所在救助站的同事。假冒市财政局“李科长”审查修路拨款,不过是王围导演的一出骗人的“双簧”。

半个月后,村上道路工程完工。王围陪着那个“李科长”,第二次来到这个村子,借口竣工审查再次进行了“表演”。

“你们放心,工程款很快就拨下来!”审查结束,“李科长”接过5000元辛苦费。然后满意地钻进小轿车,一溜烟驶出村子!

办理寿星证   迷魂阵让老实的农村人钻入圈套

眼看着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难行的村上道路一下子变成平坦宽阔的水泥路。村民们都感谢张村官为民办事,更感谢来自市里的两个“贵人”。

“你们上面有人,能帮我父亲办理寿星证不?”就在王围第二次来村上的时候,一村民向王围问道。

“行啊!只要你想办,我在市民政局有人!”王围显得很热情满口答应。

 王围还向村民吹嘘,他办的比通过正常渠道办理的更优惠,可以享受民政内部特殊优待。70岁以上的除了坐车、旅游参观享受半价优惠,每月还和80岁寿星一样发给50生活补助。还向村民夸口,说他还能帮忙办理“低保”和“双女户”优待证。只要交钱,不管是否符合条件都行。

市财局那个“女科长”也在一旁帮腔,吹嘘王围上面的关系很硬,什么事都能办。

“人家在市里民政部门工作,说得肯定不会有假!”那村民信以为真,就跟着王围去了渭南。

来到民政局门口,王围找借口让那村民在门口等侯,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王围进去后并没有去办公室,而是径直走进卫生间。半个小时候,他出来递给那村民150元。告诉说事情办好啦,这钱是这个季度发的生活补助费,并说寿星证要过几天才能发下来。

那村民回到村子,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大荔朝邑、伯士、安仁、范家等地农村,很快涌现出花钱托人私下办理“低保”和寿星、双女户优待证件的浪潮。

办理“低保”  农民的血汗钱流向“社会救助者”的私囊

2009年夏季,大荔农村。

一个由犯罪分子和被蒙蔽者共同编织,利用私下办理“低保”、寿星证和双女户优待证的诈骗网络开始形成。

王围坐在“金字塔”顶,谎称能够帮人办理“低保”和寿星证疯狂进行诈骗;一些人为捞到好处,不知不觉成了王围的“托”,专门从事“代办”。一些本来符合政策规定却苦于没有门路的普通群众,看到正规渠道办事难,只好把钱交给“托儿”私下办理;一些不够条件却贪图小利的人,想办法弄虚作假,自陷圈套。有的人办理寿星证苦于年龄不够,怕照片过不了关,竟然化妆把黑发染白冒充“老寿星”。

“办理低保收费每户8000元,寿星证800元,双女户优待证2000元!

办事肯定要花钱,对这些“潜规则”人们已经习惯。虽感无奈,却“心甘情愿”地接受。王围正是利用了人们这种心理,通过层层“托儿”,把农民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装进自己的口袋。而群众委托办理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由张村官汇总送来的办理“低保”、寿星证和双女户优惠证照片资料。他连看也不看,就付之一炬。破案后据警方调查不完全统计,交钱给王围办事上当受骗的超过千人,涉案金额130多万元。这还不算代办者层层截留以及私下加码收费捞取的好处 。

王围携款逃跑   千余农民花钱编织的美梦化为泡影

“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西堤村花费30多万元申报修路拨款已经快两年了,可是款项一直不见拨下来。大荔近千人交钱委托王围办理低保、寿星证和双女户优惠证,可并没见办好一个。

“别着急啊!我问上面啦,很快就会办好的!”张村官为这事,不知打过多少次电话,也不知往渭南跑过多少回。可每次听到王围的答复,总是那么一句话。

转眼就快两年了,代办者和群众纷纷找上门来,向张村官催要结果。不少人缠住他,要他退钱。

20115月,张村官连续多次给王围打电话,可手机停机;到渭南单位询问,人家说王围已经好久没有上班;去家里寻找,其妻说王围已经和她离婚。就这样,王围就像在人间蒸发一样,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当啦!怎么办啊!”张村官这才明白过来,他一下子懵啦。

2011530,张村官万般无奈来到县公安局,向警方报案。

诈骗案震惊大荔   警方在行动

2011531晚,陕西省大荔县公安局。

西楼会议室里,灯火通明 。公安局政委武德有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喜洋表情严肃,正在听取刑警大队长王伟关于朝邑镇西堤村村委会主任张某的报案情况。会上,决定成立专案组,主管副局长李喜洋挂帅指挥,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杨景奇和刑警洛北中队长周晓庆具体负责,抽调洛北中队和朝邑、安仁、许庄、范家等派出所民警上案。一方面对携款潜逃的王围上网通缉,摸排线索组织抓捕。另一方面组织民警分头走访群众,摸排调查受害者,掌握罪证。

20116月开始,大荔警方把这起大荔县建国以来涉及受害者人数最多的案件,列为服务群众创建和谐的头等大事。一直摆在重要位置,紧紧抓住不放。为了抓捕王围,办案民警先后几十次往返大荔与渭南之间。“清网”追逃专项行动中,他们多次在公安追逃网上补充王围有关信息,向全国各地发出通缉。

再说王围20115月份携款潜逃后,先后流窜西安、兰州等地。凭着身上携带巨款,逃亡路上住的是星级宾馆,吃的是大餐,进出于灯红酒绿之间。

2012314,他从咸阳机场登上飞机,准备逃往深圳。就在他登上飞机后,该航班乘客信息发到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机场派出所民警经过审核,发现王围系陕西大荔警方通缉逃犯。飞机降落后,民警快速登机,将这个潜逃9个多月的诈骗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撕开黑幕  骗局造成的恶果令人触目惊心

办理“低保”和寿星证上当受骗的消息传开,如同滚沸的油锅里倒入一瓢凉水。看到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就这样被人花言巧语骗走,受骗者咽不下这口气,纷纷找代理办事的“托”要钱;面对愤怒的受骗者,那些被蒙蔽替王围收钱的代办人也是有苦难言。

镜头一:范家镇南干村一村民见别人都找人办“低保”,就串联鼓动几家亲戚一起交了58000元。可是苦苦等待,那钱就像“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最后亲戚们都埋怨他,闹得夫妻失和,兄弟反目,从此失去了和谐。

镜头二:安仁镇一名姓李的复员军人看到别人通过朝邑镇张村官关系,让渭南救助站的王围帮忙私下办理“低保”和寿星证。也设法和张村官联系,当上“二级代办”,先后为他人办理寿星证和“低保”400多人。当人们知道上当受骗后,纷纷找上门去向他给说法,要求退钱。李某去找“上线代办”,可王围携款逃跑,“上线代办更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为这事,本来就患有重病的李某病情加重,不久离世。在埋葬李某时,好多上当受骗的群众阻止埋人,引发了一起群体性闹丧事件。

镜头三: 20096月,范家镇史某和翟某听信他人传言鼓动,相信民政救助部门的人救助危难,不会骗人。就每人交800元给王围的“代办人”,请求帮忙办理寿星证。可钱交上去后,一直等到两人去世,还没见寿星证发下来,更没能享受上“寿星”待遇。为这事,引起两家人和村民对社会、对政府的不满!

…….

一个民政部门工作人员,一个从事社会救助的慈善事业者。为了金钱,竟然不择手段,设计骗局,疯狂进行诈骗;

一些农村基层干部,一些社会上的所谓能人、闲人。为了谋取私利,捞取好处,竟然为犯罪分子当“托”,让诈骗行为得逞;

一些贫苦农民,一些上面没有“关系”的社会弱势群体。为了能够办成事,为了贪图小利,竟轻信他人,上当受骗。

这一切,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