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艺评论

结婚,辛苦而劳累的幸福(一)

时间:2012/6/12 14:54:09   作者:cfwriting   来源:红袖添香   阅读:164   评论:0
内容摘要:六月一日,全国的儿童盼这一天很久了!这一天无疑是属于含苞待放的少年儿童,他们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以致于日理万机的胡主席专程前往北京东城区少年宫与小朋友们一起过节日;这一天承载了社会太多的希望和关
  六月一日,全国的儿童盼这一天很久了!这一天无疑是属于含苞待放的少年儿童,他们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以致于日理万机的胡主席专程前往北京东城区少年宫与小朋友们一起过节日;这一天承载了社会太多的希望和关爱,学校、老师、家长乃至社会都围绕他们转,就连不少商场、游乐园都打出了儿童促销活动;这一天他们可以堂堂正正做一回生活的主人,可以不费吹飞之力得到自己想要的玩具、衣服、零食;这一天他们笑得最甜,也过得最开心!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但是,这一天我的心情却格外惆怅,心中充斥着依恋与不舍。这种心情的产生倒不是因为自己对年华流逝、不再年少的感怀与唏嘘,也不是因为对少年儿童无忧无虑、天真率性生活的向往与羡慕,而是因为这一天妻的婚假结束,新婚燕尔的妻就要回去上班了!这一天,也意味着我俩的“蜜月”成为过去,将永久性地封存在我的记忆中。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早上起床,我怅然若失、心不在焉地帮妻收拾行李。妻却很高兴,不停往皮箱和提包里装糖和酒,她说队部的人老早就打电话吵着要喝喜酒、吃喜糖,为了遂他们的小小心愿,细心的妻提前都准备好了,专门带回去给他们品尝。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妻和我一样,生来就不是那种享受生活的人,她喜欢充实紧凑的生活,平时都将自己的时间塞的满满当当,不喜欢那种无所事事、空虚散漫的日子。三地办完婚宴后的十余天时间里,除了进城购物、下班后一起逛逛街外,她基本上一个人呆在公寓的宿舍里。一个平素忙碌惯了的人,你突然让她在家安心地看电视、睡觉、上网,她却对于这种许多人望眼欲穿的“神仙生活”很是不习惯,于她而言就像被一张无形的网束缚着,使她感觉如坐牢笼浑身不自在,非常渴望能找点什么事做下。所以,她对于即将要回单位上班显得非常期待和兴奋。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见我愁眉不展,妻说:“老公,我待会就要走了,要开心点哦!你就想着我去给咱们家攥钱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想送妻回去单位,这样就可以和她多呆两天了。“蜜月”虽然在一起,但是白天我要上班,真正陪她的时间很少。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妻不答应,笑着说:“我们队部的人早就等着你上去灌你喝酒呢,他们早就预谋好了,你要是过去那就是羊入虎口,肯定会被他们整的很惨!让你大老远过去找罪受,我心里可过意不去!”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我了解那些一线采油工人的粗狂与狂热。妻告诉我,一个月前站上一对新夫妻待客,婚宴后被队里的人抓着“闹洞房”,挨个宿舍表演节目,一晚上被折腾的没睡觉。想起来我就有些后怕,心里难免发憷!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妻握着我的手,安慰说:“放心吧,结婚了我就会按时休假回家的!”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妻买了一些水果带上山,特意留一些给我吃。妻说:“我走后每天都要吃水果,这样对身体好!”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时间过得很快,我留都留不住。眼见十二点半了,妻站起来说:“老公,我们走吧!”我的心一酸,莫名涌起一股酸楚和悲伤,迈着沉重的步子送妻搭车。在聂冯路口等车的时候,我默默看着妻。妻俏皮地说:“看这么久了,还没看够啊!”我酸酸一笑,妻撇着嘴巴说:“瞧你笑得那么不开心!”我静静抚摸着她的头发,只愿时间能流逝得慢一些,再慢一些。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开往榆林的大轿子车卷着厚厚的尘土呼啸着出现在视野里,我们赶紧摇手拦车。匆匆装好行李妻就被司机催促上车,来不及言语车门就关了,妻隔着车窗向我告别。目送客车消失视线,我的心居然是空荡荡的。没走多远,妻就打电话过来,说车上人不多,有座位,让我不要担心,安心上班,她到了就给我打电话。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下班回到宿舍,屋里空无一人,非常寂静,但被妻收拾得干净整洁。这几天妻每天都要早起打扫卫生,拖地板、擦桌椅、叠床被、倒垃圾,虽是我们临时寄宿的单位公寓,但妻却像自己的家一样爱惜,清洁工作做得非常认真仔细,连苛刻的宿管阿姨都多次夸奖。突然,我脑海中响起她说过的话:“老公,我走了后你可要经常打扫卫生哦,要是宿舍弄得脏兮兮、像个猪窝,我就不回来了!”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屋里有点闷,我走到阳台上透透气。阳台的晾衣架上挂满了衣服,散发着柠檬香味,妻走前将我以前的衣服拿出来彻底清洗了一遍。我摩挲着衣服,一双袜子上细密的针缝线吸引了我的视线,我仿佛看到妻在灯下为我一针一线缝破袜子的场景。我还恍惚看见:花了一个下午洗完一大堆脏衣服后,妻揉着发酸的胳臂偏着脑袋问我:“老公,你说结婚好不好?”我还未回答,她就抢着说道:“对你来说当然好了,因为你娶了一个‘洗衣机’!”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客厅和卧室摆放着妻可人的结婚照,睹物思人,虽说才分别几个小时我就越发想念她了。给她打电话,小号联系不上,估计是没电了,打延安和西安的号码,无人接听,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忐忑不安。给她最好的朋友打电话,告知她被堵在进山的路上了,好像前面发生了车祸,交警正在处理,暂时不让车辆通行。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接下来的时间我可谓度日如年,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等到九点多,电话终于响起,我像被突然扎了一针似地一跳而起,快速地接过电话,妻略显沙哑的声音传过来:“山里手机信号不好!我已经到队部了,队里的人吵着要喝喜酒,我得赶紧把带过去的海之蓝和红葡萄酒拿过去,晚点再给打给你哦!”我那颗七上八下躁动的心总算安静下来!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等到将近十点,妻给我打电话,说是刚吃完饭,队里的人吃得很尽兴,她也喝了一点,嗓子都有点哑。队里人都问怎么不把我带过去云云,聊了一会,妻在那边打着哈欠,想必坐了一天的车也累了,我叮嘱她早点休息。妻说,她要收拾一下行李,跟室友拉会家常,洗漱一下再睡觉,妻叮嘱我睡前喝袋牛奶。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夜晚,我躺在床上,转转反侧。百无聊奈的我在枕头上找到了一根妻的长发,房间里飘荡着妻留下的香水味。那一夜,窗外刮起了大风,我很久才入睡!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同州网 http://www.tz269.com/

相关评论

 同州网(www.tz269.com) © 2011-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东环路)南段   电话:18091366983  

 Email:webmaster@tz269.com    技术支持:同州网络传媒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